首页  »  都市言情
【最新的奴隶】(1-10)作者:鑫淼森焱垚{2014/05/06更新}
字数:20000



  这个是之前在论坛上看到的一篇翻译文,但是当时的作者没有翻译全,只翻译了一部分并简介了一下后面的剧情。当时自己读了文章后感觉不错,就去找了英文原文来看,感觉剧情挺好的,隔了很久都还回味无穷。所以现在决定把整篇文章都翻译了。但是由于之前找到英文原文,那位大大的翻译文就没有保存,现在自己也搜不到那篇翻译文了(不记得当时的译者将名字译成什么),所以现在又从第一章开始翻译。如果管理员能找到那篇翻译文的话就最好了,我可以接着后面的翻译,如果找不到的话,我就准备重新翻译一遍了。

  第一次发文,自己用了排版软件按F6排的,如果排版或是其他东西有什么不对,还请提点,我会尽力改正。

  ***********************************
  翻译说明:这篇文章中涉及的是关于主人和奴隶的。话语中一些词我实在没有办法找到完全合适的词,就按意思翻译了一下。比如主人对女奴的称呼「girl」,直接翻译是女孩儿的意思,但是直接翻译明显不符合语境,文中这应是主人对于奴隶的一种称呼,表明的是奴隶的身份,和「主人」其实是对应的,所以我就翻译成了「小奴隶」。另外英语中女主人和男主人是两个不同的词,但中文中要区分的话得在「主人」前加上「男」或「女」来区分,描述性的文字我就这样翻译了,但是奴隶对主人称呼时如果还用「男主人」「女主人」的话,感觉不太符合中文的习惯,也使话语不太顺畅,所以就直接用了「主人」,至于是男是女,就靠上下文判断了。其他可能还有些零零散散的问题,自己的功底不是很好,希望大家多包涵了。

  主要人物介绍:安吉拉:女主角,以一个女主人的身份出现,后面会有转变,是全文真正的主角。

  约翰:安吉拉的丈夫,介绍安吉拉去奴隶市场并一起购买了第一个女奴。
  杰克:安吉拉和约翰的儿子

  珍妮:安吉拉和约翰的女儿,杰克的姐姐

  金姆:安吉拉和约翰购买的第一个女奴,一年前和另外五位同伴一起被绑架拍卖。

  阿莱娜:安吉拉新买的女奴,是金姆的五个同伴之一,过去一年中被训练成马女,因为某些原因被重新拍卖。

  坦皮斯特、埃尔克:金姆的五位同伴之二,成为女奴已有一年。

  芬妮、鲍勃:来自加拿大的一对夫妻买家,女主和男主,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坐同一桌。

  菲欧娜:来自英国的买家,女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培养马女供客户娱乐。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

  里卡多:来自卡其伦的买家,男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举办狩猎女奴的活动以娱乐客户。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卡其伦是作者构造的一个南美的新独立的国家。

  塞德里克:拍卖会的主管,负责加勒比地区奴隶交易的运营。是一个高大的黑人。

  ***********************************
                第一章

  这里现在已经成为了安吉拉最喜欢的购物地点,商品的质量都很好,而且她对她上次的购买也极为满意。这在她购买高价商品时并不常见。对她来说,买完一辆车,却在车刚送到时改变主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她搬了两次家,都因为一住进去她就突然觉得整个房子让她无比失望。而且她还拥有一整盒的昂贵宝石镶嵌的吊坠、手镯和耳环,但却很少戴它们。它们总是在购买时看起来让她非常满意,而一旦拿回家就令她索然无味。

  可是她上次在这里买的那件商品却不是这样。那次交易后已过去了一年,她仍对这件物品十分满意。事实上,全家人都十分满意。她和她丈夫最初只是为他们的孩子买了这件商品,她有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儿子和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女儿,两人都十分喜欢玩他们的新玩具。可是他们后来发现夫妇两人也很喜欢玩这件新玩具。于是,她考虑家里需要再买一件,而这个想法将她再次带回了这个商场。
  这一次安吉拉打算买个二手的。上一次全新的商品让他们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去适应。她猜一个之前被拥有过的商品会让磨合阶段更容易一些。

  她重新看向那一排被仔细的放置好的商品。她已经顺着走道大致看了一遍所有出售的商品并一直在注意是否有非常突出的能进入她的眼帘。但这并没有什么帮助。每一件商品看起来都是完美的。她认为无论买哪一件她都会为她的决定而高兴。

  赤裸的女人们被排成一排。每个人的脚踝都被铁链铐着并固定在地面的圆环上,使她们的双脚张开到齐肩宽。她们的手腕同样被铐住,并拉过头顶,固定在从天花板垂下的钩子上。而她们之间和后方也有足够的空间使得她们能被全面的观察和探索。

  这个大房间中有三十个赤裸的女人。她们都是在她们的生活中的某些时间地点被绑架然后卖成奴隶的。出于某些原因,她们被再次出售了。有些是因为她们的所有者死了,另外一些是因为无法或不再能满足她们主人的要求。还有一些是因为所有者结婚了而新婚伴侣不愿意与一个奴隶争夺时间和宠爱。最后,也有的是因为所有者出现了经济困难而出售这些有价值的宝物来换取资金的。

  每一个美人都将在今天下午的拍卖会上被竞拍。而现在是观赏和检查商品的时间。安吉拉在刚开门时就来了,而现在,在房间里已经有其他六个买家在徘徊,观看并检查货物。

  安吉拉喜欢购物。如果说她有什么恶习的话,那么就是这一条了。或至少,是其中之一。而自从她的丈夫说服她来到这个加勒比岛屿,她又多了一个爱好,就是女奴隶。这之前,购物是她唯一的嗜好。

  上次她是和她丈夫一同前来的,这次她却独自来此。因为这次她准备为即将到来的父亲节买一件礼物。这个新的女奴隶将主要服侍她和她的丈夫,当然她也知道孩子们会经常和他们一起分享的。

  当她重新凝视着这一排赤裸的娇躯时,她还是无法决定选择买哪一个。她们都很漂亮而这也许说明他其实无需选择。也许她只需要在每一个奴隶被带上拍卖台时都出价,并在价格太高时退出竞拍就行了。

  但那是不明智的。这和价格无关。她付得起每一个女奴隶的价钱,甚至可以买下她们全部,只要她愿意。她和她的丈夫非常富有,所以钱完全不是问题。最后,她决定还是先选出一个然后竞拍直到成功拍下。

  她打开了拍卖会发的手册,其中有几页有关于每个商品身体改造的详细信息,比如穿刺和烙印,在什么位置,并附有图片。

  两个女孩儿接受了乳房增大改造,安吉拉划掉了这几页,她想要一个自然体型的女孩儿。另一个女孩儿在性激素和药物的诱导下处于哺乳期。安吉拉觉得能喝到鲜奶会非常不错,但她认为如果用她丈夫或儿子的精液来开始这个过程会更有趣,可是她对如何处理这个过程中最后产生的孩子却毫无主意,于是她再次划掉了这个哺乳期的女孩儿。

  安吉拉边顺着这排赤裸的女性走着,边回忆她已经拥有的那个女孩儿,金姆有着迷人的曲线和赤褐色的头发,只是胸部不够丰满。那么,今天她是否应该找一个胸部丰满的商品来给家人们更全面的享受呢?还是说她应该找一个和金姆差不多的来配成一对?

  而如果不配成一对的话,她是不是应该试一试胸部和体型外的其它差异呢?
  这一排中展示着几个十分显眼的黑人女孩儿,同样也有迷人的亚洲女孩儿和拉丁裔女孩儿。

  她将目光转回手册上,想晚些再决定体型和颜色的问题。手册上列着出生日期,天生发色和身体自然尺寸的测量数据。上面虽然没有原主人的姓名但是指出了他们是男性、女性还是夫妻。

  手册还描述了这些奴隶在之前是如何被使用的,接受过哪些训练。安吉拉逐字逐句的仔细阅读着,当她看到「受虐奴隶」和「便器奴隶」时,她便划掉这几页,然后继续从这一排的下一个赤裸女孩儿的资料开始看。

  她继续着将不符合自己标准的商品划掉,尽管她其实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
  漫无目的地持续着这一淘汰过程,她觉得这至少能帮她缩小范围,让她能将目光集中在一小部分商品上进行更仔细的评估。

  安吉拉走到一个女孩儿面前仔细地观察着。她看起来非常的小。安吉拉扫了一眼手册,看到3号展台的商品只有十六岁,而当她读到这女孩儿已经做了两年的奴隶时,她不禁倒吸了口气。这个女孩儿成为奴隶时比她的女儿还小。她完全无法想象珍娜成为一个奴隶,而这个女孩儿在十四岁是就开始了她的奴隶生涯。
  尽管如此,安吉拉还是注意到她确实十分有魅力。她抬起手顺着女孩儿被高高吊起胳膊向下摸去,直到摸过女孩儿的身侧,感受着这皮肤的细腻柔软。然后她分别掂了掂女孩儿的双乳,惊异于这个年幼的女孩儿如何能有如此沉重的分量。
  最后,这女孩儿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光滑细致的金发垂在她可爱的脸颊旁。安吉拉在她的手册上3号的边上标了一个问号。这女孩儿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叫什么名字,小奴隶?」安吉拉问道。她看见女孩儿的双眼恐惧的睁大了而双唇却紧闭,直到这时她才记起这个贩奴组织用了一种口枷迫使奴隶们的嘴巴完全闭合无法张开,并且在奴隶的唇部注射了麻药使她们无法变换表情。所有出展的女孩儿们都保持着一点淡淡的微笑而无法活动她们的嘴唇。

  「算了,」安吉拉意识到她不会得到任何回答,边用手指轻抚着少女的胸部边说道,「你确实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

  安吉拉继续顺着这一排走下去,测试女孩儿们的敏感度,轻拧皮肉以检查结实程度,并托起乳房来称重。她最终做了个决定,想要一个胸部比金姆大的女孩儿。她很喜欢已有的奴隶那紧凑的乳房,但是她认为她的第二个女孩儿应该有个更大的胸部。值得注意的是她不想要奶牛。她刚略过几个展台因为她们的胸部太大以至于让她联想到牛的乳房。也许一个C罩杯对她的家庭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安吉拉走上17号展台,这一件商品看起来非常不错。她大概高155cm ,乳房非常饱满但不超量,只有少许的下垂让她无论从前方还是侧面看过去都有一个迷人的轮廓。安吉拉托住它们,发现它们在伸开的手掌中非常合适,不大不小。她又弹了它们几次才放手。

  安吉拉的手从女孩儿的身侧一直滑到她苗条的腰上,她的皮肤细腻柔软但是肉却结实坚韧。女孩儿非常健康,她心无旁骛的看着安吉拉,对于自己被这样触摸和检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恐惧、紧张或是反感。安吉拉猜测这是买一个二手奴隶的好处之一。金姆在她和约翰刚将她买回家时表现得十分害怕、犹豫、神经过敏。

  17号商品是有一头红色的头发,有可能是天生的的,尽管无法通过她的阴毛看出来。她光秃秃的阴部如婴儿一样光滑。安吉拉退后几步,整体地观察了一下这个女孩儿:脸部很漂亮,二十五岁左右,大小腿和她的小腹一样,结实健康。
  安吉拉转回手册,这个女孩二十七岁,在过去的一年中被用作马女。这解释了为何她看起来这样结实而健康。二十七岁,比安吉拉预想的要稍微大了些,但是她仍处于作为女奴隶的黄金年华,毕竟金姆也是二十七岁而他们都很喜欢金姆。
  安吉拉重读了一遍关于这个女孩儿的所有信息,当她看到这个女孩儿的初次出售日期时不禁吸了口气,那正是他们买下金姆的同一天。那天有六个女孩儿出售,而且如果安吉拉没记错的话,她们六个是密友。甚至手册上列出的她的奴隶序列号也证实了她正是那天出售的六个女孩儿之一:这个红头发女孩儿的序列号是0913CF,而她们的女奴隶的号数是0911CF。

  这意味着17号商品和金姆互相认识。拥有两个在被奴役之前互为好友的女奴隶会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呢?她得好好想一想。

  最终,安吉拉在手册上17号的旁边标了一个星号并继续走下去。这一件也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她继续顺着这排商品走着,彻底的检查每一件她还没有排除的商品。两个小时后,安吉拉将选择缩小到了三个选项上:那个少女,另外一个金发碧眼的二十岁女孩儿,还有那个红头发女孩儿。她又倒回来再次仔细的检查这三件商品,并在脑中为她们排了个序,然后离开了观赏大厅,在拍卖会开始前去取些吃的。
                 2

  主要人物介绍:安吉拉:女主角,以一个女主人的身份出现,后面会有转变,是全文真正的主角。

  约翰:安吉拉的丈夫,介绍安吉拉去奴隶市场并一起购买了第一个女奴。
  杰克:安吉拉和约翰的儿子

  珍妮:安吉拉和约翰的女儿,杰克的姐姐

  金姆:安吉拉和约翰购买的第一个女奴,一年前和另外五位同伴一起被绑架拍卖。

  阿莱娜:安吉拉新买的女奴,是金姆的五个同伴之一,过去一年中被训练成马女,因为某些原因被重新拍卖。

  坦皮斯特、埃尔克:金姆的五位同伴之二,成为女奴已有一年。

  芬妮、鲍勃:来自加拿大的一对夫妻买家,女主和男主,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坐同一桌。

  菲欧娜:来自英国的买家,女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培养马女供客户娱乐。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

  里卡多:来自卡其伦的买家,男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举办狩猎女奴的活动以娱乐客户。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卡其伦是作者构造的一个南美的新独立的国家。

  塞德里克:拍卖会的主管,负责加勒比地区奴隶交易的运营。是一个高大的黑人。

  ***********************************
                第二章

  安吉拉坐在桌边,等待拍卖会开始。与她同一桌还坐着另外四人,两人来自于加拿大,是一对夫妻,一位来自英国的女主人,和一位从卡其伦来的男主人。
  只有安吉拉来自美国。整个房间中有大概五十个买家,都兴致勃勃地等待着竞拍大会提供的三十件商品。

  「事实上,这将是我们的第二个女孩儿,」安吉拉对卡其伦人的问题这样解释道,「我们在一年前买下了我们的第一个小奴隶。」

  「太棒了,」这位男主人微笑着说,「你准备同时持有它们两个么?」
  「噢,是的,」安吉拉毫不迟疑地答道,「我们原先有过打算在孩子们离开去求学时卖掉金姆,但是现在我不认为我们能和她分开。金姆已经成为了我们家庭的一部分。」

  「她之前也曾经被别人持有过么?」那位加拿大夫人问道。

  「不,她是刚被捕获的。他们在我们买下她的前一天刚绑架了她。」

  「那不是很棘手?」这位夫人问,「我们也常常谈及要买一个全新的女奴,但是我们担心这会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

  「开始时确实要费些事,」安吉拉同意道,「她很难适应,但是我想如果你有一天有了时间而又拥有了一个新的,这些事就是应该预想到的。但是她最后还是适应了,而我们也都很喜欢她。」

  「也许我们应该尝试买一个全新的,鲍勃,」这位妻子转向她的丈夫说道,「我听说他们今晚正在抓捕,并会在明天出售。」

  「让我们先看看我们是否能拍到我们刚才选中的那件,」鲍勃回答道,「如果不能,我们可以留下过夜,然后从明天的拍卖中选一个。」

  「你们选中的是哪一件?」英国的女主人问。

  那位妻子笑着回答:「鲍勃很喜欢年轻的。他想要那个金发的少女。」
  鲍勃点头道:「她有一具成熟青春的躯体,玩起来应该十分有趣。」

  之后,每个人都说出了他们的首选商品。那位卡其伦人也看上了那个年轻的金发女郎。英国的女主人相中了一个高挑的,胸部丰满的,在安吉拉看来像头奶牛的金发女奴。安吉拉也说出她想买下那个身材娇小的红发女孩儿。

  拍卖会开始了并且过程安排上和去年安吉拉参加的几乎一样。每一次都有几个赤裸的女孩儿被带上舞台。拍卖师会描述每一件将售的物品,并且通过托乳房,拧乳头或是展示阴部和臀部来阐述自己的观点。所有这一切都同时在墙上的一面巨大的显示屏上放映。每个女孩儿都会被藤条抽一下来展示她们身体对鞭笞的反应痕迹。之后竞拍就开始了。

  那个年轻的金发少女成为了最宝贵的珍品。大约十多个买家在开始时争相出价但很快竞拍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她以600,000英镑的价格被卖出。卡其伦人和加拿大夫妇都未能赢得这场竞拍。

  大多数女孩儿的售价在200,000到300,000英镑之间。卡其伦人成功拍下了他的第二个选择,一个深色皮肤,有着丰满乳房和安吉拉认为大的难看的菊花的女孩儿。英国的女主人非常高兴地拍到了她那丰满的亚马逊女孩儿。
  安吉拉以令人吃惊的150,000英镑的低价买到了那个红头发女孩儿。说吃惊是因为她记得去年那六个女孩儿被卖出的价格没有一个低于300,000英镑。

  这意味着这个女孩儿的价值在一年的时间里下降了至少一半。安吉拉没想到奴隶贬值竟是如此迅速。

  她最后将低价的原因归于这群买家对大乳房的情有独钟。她觉得自己新奴隶的乳房对于那娇小的身材是十分完美的,但它们确实不是其他女孩儿所拥有的的那种牛乳。不管怎样,安吉拉对自己的消费十分满意。

  她和其他四位买家坐在桌旁直到拍卖会结束,尽管她迫不及待地想认领她的女奴。当最后一个女孩儿的最后竞价刚被接受,安吉拉就和其他人一起起身向结算处走去。

  结算处的柜台是今天才设立的。安吉拉只在去年来过一次而已。但是这次被卖成奴隶的女孩儿是去年的五倍。在排队途中,她和她的卡其伦和英国桌友又开始闲聊起来。

  「你们对你们的新奴隶有什么安排呢?」安吉拉问他们。

  「我在英格兰有一个马厩,」英国女主回答道,「我的新奴隶将会被训练成一个马女。」

  「噢,我今天买的那个以前就是一个马女。你不想要她么?」

  「不,」英国女主说,「我喜欢自己训练。而且,我的客户喜欢大乳房。你的新奴隶对于他们的口味来说太平滑了,虽然我自己认为她很漂亮。」

  「是啊,我也很高兴。但你说的客户是什么意思?」

  「我在运营一个俱乐部,马厩是其中的一部分。会员可以将他们自己的奴隶关入马厩或是用俱乐部的女奴。我的女奴将会被训练成一个会所公主。」

  「噢,」安吉拉边点头边说,「我想哪天去拜访一下,这听起来太迷人了。」
  「确实是,」英国女主赞同道,「十分令人激动和迷醉,而且十分的淫靡。
  没有什么比观看一个正在奔跑着为你拉车的女孩儿的臀部或是观看一个赤裸的女
  孩儿在驯马训练中蹦蹦跳跳更让人舒服了。你一定要来试试。「

  「我一定会的,」安吉拉笑着说,并转向卡其伦的男主道,「你的新奴隶会用来做什么呢?」

  「我也经营了一个俱乐部,」卡其伦人笑道,「它建在一个大农场,而我们经营很多项目。其中最受欢迎的活动之一是狩猎。」

  安吉拉惊叹道:「你们狩猎女孩儿?」

  「通常用彩弹,」他回答道,「猎人可以在狩猎后拥有他们的猎物一段时间,通常是一周。这是一项非常受欢迎的运动。事实上,我非常想有一天把你收入我的猎物袋中,你应该来游玩和参加一番。」

  安吉拉脸红着又一次惊叹道:「你想要什么?将我装入袋中?」

  「是的,」他点头,「也许我用了错误的单词。我的英语不是很好。我的意思是我想要射中你并奴役你,当然,是短期的。」

  安吉拉的脸更红了:「那你就没有用错单词。你捕猎过很多女主人么?」
  「是有一些,」他说,「但只有最漂亮的女主人。你们两人都有这种品质。
  我希望能狩猎你们并让你们成为我的奴隶。「

  「哦,天哪,」安吉拉咕哝着。她好像被冒犯了,而且某种程度上她确实被冒犯了。但当她想到自己被猎捕并短期被人持有时,她同时也感到一点点的兴奋窜过了全身。他们已经交换了电话号码。她不知道自己最后会不会打电话给他并接受他的提议。

  安吉拉是三人中最先到达结算台的。一个衣着邋遢的秘书坐在桌后,整理着她最近完成的书面文件。「几号?」秘书问道。

  「十七」安吉拉回答。

  「让我找找。」她手指划过一页纸,点了点头,转动椅子找到一个文件柜。
  她打开一份文件然后转回来面向安吉拉。

  「在我们开始之前,」秘书说道,「这有些问题。现在你的女奴在等候室里。
  你想去领取她还是让我们将她送到你的房间过夜,或者我们可以将她邮寄到你家?「

  「就放在等候室吧,」安吉拉回答,「我会去取她的。」

  「在过去之前,你希望她的口枷留着还是去掉?」

  「去掉。」

  「在你领取她之前需要什么特殊准备么?刮毛?穿刺?浣肠?」

  「不,」安吉拉说,「我觉得她就这样就很完美了。」

  秘书笑了一下然后打开了她面前的文件。「噢,你是正确的,」她看着照片说,「她确实是完美的,我也记得她。我们上次卖她时离现在并不久。」

  「是,」安吉拉附和道,「大约一年前。她和她的五个同伴一起被出售。我买了其中一个。」

  「你太好了,让她们朋友重聚。」秘书说。

  「我买她是因为她令我满意而且我想要她。我并非为了重聚而买她。」
  「当然。」秘书往下看并开始填写表格的空白。整个过程花费了大约三十分钟,钱刚从安吉拉的账户划给奴隶主,她就被引到了等候室去领取她的新奴隶。
  当安吉拉走进房间时,八个赤裸的女孩儿仍然拴在杆上。她扫视了一圈,很快发现了她的新奴隶。她走过去站在她面前,抬起手用指尖轻拍了一下她的脸颊。
  「嗨,小奴隶,」她轻柔的说道,「你现在属于我了。」

  安吉拉不太确定会得到什么回答。当她第一次对金姆说这些话时,金姆尖叫着诅咒她。她猜想她可能会从这个女孩儿那儿得到相同的回应,这个她连名字都不知道却拥有了至死方休的所有权的女孩儿。然而,她得到的回答却让她吃了一惊。

  「是,主人,」女孩儿回答道,「感谢您买下了我。」她的声音轻柔而又有韵律。这不是安吉拉所预想的一个已成为奴隶一年的人可能出现的被迫的、死气沉沉的,恐惧的表现,她完全没有被击垮。这是一件好事。

  「我叫安吉拉,」她说,「尽管你要称呼我为主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莱娜,主人,」她说,声音十分悦耳。

  安吉拉前倾并亲吻了阿莱娜的嘴唇:「欢迎回家,阿莱娜。」

  阿莱娜很疑惑。她并未被她的前任拥有者粗暴的对待。她没有被痛打过。偶尔有来自鞭子或平板的疼痛也只是在训练期间或是在赛跑时。她从未因为娱乐或消遣的原因而被打。但她的前任女主人也从未对她如此亲切。在过去的一年中,她仅得到的一点温柔来自租她的男人或是女人。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将她带上床的时候很关心她。现在,她的新主人正向她表达亲切并欢迎她加入她的家庭。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谢谢,主人,」她回答道。

  「我等不及把你带回家了,」安吉拉一边抚摸着新奴隶的胸部,一边说,「我丈夫去年看到你被卖出去时就想要你了。他会对我们拍下了你感到非常高兴的。而且孩子们也会很喜欢你。」

  阿莱娜此刻感到脑中一片混乱。他们看到了她去年被卖掉?那些孩子们又是什么?

  「我去年被卖掉时您也在这里么,主人?」

  「是的,小宠物,」安吉拉说。她已展开手指托起女孩儿的胸部,享受着它们的质感和重量。这个女孩儿是得天独厚的,而且她对于被如此亲密的爱抚完全没表现出受惊或不适,「我们那时买了你的一个朋友,金姆。」

  听到这个消息,阿莱娜的眼睛亮了起来,「她还和您在一起么?」

  安吉拉在这结实,温暖的乳房上攥了一把,又一次前倾这亲吻了阿莱娜,「是的,小东西,我们仍拥有着金姆。」

  「那太棒了,主人。我很想念她。」

  「我想她也很想念你。现在,让我们将你从这杆子上解下来并安排一下运输问题。然后我们就可以回房接着聊。」

  安吉拉从杆子上解开手铐,「你觉得让我牵着你走更舒服,还是你想和我走在一起?」

  这让阿莱娜难以置信。她居然被给予了选择的权利。而且她还可能被允许不被束缚的行走。在过去一年中,她从未被询问过意见,也绝无机会做任何决定。
  一切都没有选择。而且她无论走到哪都会被狗链或是缰绳牵着。

  「我很高兴能与您一起走,主人。」她回答。

  安吉拉笑了笑:「那我们走吧。」她向门口走去,阿莱娜忠实地跟在后面。
  正当穿门而出时,他们遇到了一个高大的黑人。

  「其中一只鸟儿回来了,」这个人说,「漂亮的红雀。」

  接着他转向安吉拉:「请允许我介绍我自己,我是塞德里克。我负责加勒比地区这儿的运营。」他带者一种岛屿的口音,也许是牙买加人。

  「很高兴认识你,塞德里克,」安吉拉回道,「我是安吉拉- 道森。而这是我的新奴隶,阿莱娜。」

  「啊,是的,」塞德里克笑道,「漂亮的阿莱娜。她第一次被出售那天,我们捕获到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猎物。我们从未有过那么一组如此高质量的商品,以后也很可能不会再有了。」

  「是啊,我记得,」安吉拉点头,「她们都很漂亮,我在选择哪一个上费了很多脑筋。」

  「噢,我忘记了,」塞德里克说,「我知道您是一个回头客但是我没记起是您买了这些漂亮鸟儿中的一只。我能触碰您的女奴么?」

  「请随意。」

  这个高大的黑人伸出手,顺着阿莱娜的胳膊滑下去。他蹲下又在她的腿上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是不是会在她的美肉上拧一下。很明显这个男人以前处理过奴隶,并知道如何去检查她们。

  「我偶尔会看到另外两只小鸟,」他保持着蹲姿说,他的手指探入了阿莱娜的秘处缓慢的摩擦着她的已湿润张开的阴唇,「坦皮斯特的女主人有时会将她租给我。她很可爱。而埃尔克有时会和坦皮斯特以及她的主人一起来访。」

  当听到朋友名字的时候,阿莱娜屏住了呼吸:「我能说话么,主人?」
  「当然,宠物。」

  这同样让她很吃惊。她在作为马女时很少被允许说话。她唯一被授予许可的机会是在那些租借她过夜的男女主人的卧室中。

  「埃尔克和坦皮斯特怎么样了呢,主人?」

  「她们很好,」塞德里克边回答边将他巨大的手指缓缓的推入阿莱娜的肉穴中,引得她呼吸一阵急促,「她们都是很可爱的女孩儿而且很喜欢她们的主人,相互之间也很友好。她们都是非常快乐的女奴。」

  阿莱娜微笑道:「我很高兴能听到这些,主人。」塞德里克又站了起来然后将阿莱娜的乳房托入他健壮的双手中。他触摸着嫩肉并用拇指不断地拨动乳头,直到它们变硬才放开了它们。

  「您做了一笔好买卖,道森夫人,」他说,「您的新奴隶仍是我们提供过的极好的货物之一。」

  「谢谢,」安吉拉答道,「我想我们会十分珍惜她的。但是为什么她这么便宜呢?」

  塞德里克耸了耸肩:「那也让我很迷惑,今天拍卖会的一切都令我惊讶,而且价格比我们预期的低多了。我们今晚有一个职员会议就是为了弄清楚原因。」
  「强调一下,我不是在抱怨,」安吉拉说,「最后是我获得了利益。我以一个十分便宜的价格到了一件极好的新女奴。但是我得先去安排一下运输问题。我希望能明天就将阿莱娜带回家。」

  塞德里克叹了口气:「我想您可能会被延迟了。我们的一架飞机出现了机械问题,现在我们已经积压了一堆运输工作。如果您愿意,您可以搭乘明天的飞机回家,晚些时候我们会将您的奴隶运送给你。或者您可以留在这里等待,如果您坚持要您的女奴和您一起走的话。」

  「那我等等吧,」安吉拉说,「我真的很希望她能跟着我,她是这么的宝贵。」
                 3

  ***********************************
  因为原文的一些章节比较短,所以我翻译的编号按发帖的编号来定。此次第三贴一次发了原文的第三章和第四章。以后发的话,标题就按发帖的序号继续排下去,但是正文中还是按原作者的章节标注。原文一共有16章。

  ***********************************
  主要人物介绍:

  安吉拉:女主角,以一个女主人的身份出现,后面会有转变,是全文真正的主角。

  约翰:安吉拉的丈夫,介绍安吉拉去奴隶市场并一起购买了第一个女奴。
  杰克:安吉拉和约翰的儿子

  珍妮:安吉拉和约翰的女儿,杰克的姐姐

  金姆:安吉拉和约翰购买的第一个女奴,一年前和另外五位同伴一起被绑架拍卖。

  阿莱娜:安吉拉新买的女奴,是金姆的五个同伴之一,过去一年中被训练成马女,因为某些原因被重新拍卖。

  坦皮斯特、埃尔克:金姆的五位同伴之二,成为女奴已有一年。

  芬妮、鲍勃:来自加拿大的一对夫妻买家,女主和男主,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坐同一桌。

  菲欧娜:来自英国的买家,女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培养马女供客户娱乐。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

  里卡多:来自卡其伦的买家,男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举办狩猎女奴的活动以娱乐客户。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卡其伦是作者构造的一个南美的新独立的国家。

  塞德里克:拍卖会的主管,负责加勒比地区奴隶交易的运营。是一个高大的黑人。

  凯特:在本文中只出现了无关紧要的一次,因为原文作者的好几部作品互有关联,因此这应该是其它作品中和塞德里克相关的一个角色。本文中只是蜻蜓点水的提了一下,大家无视就好。

  ***********************************
                第三章

  「你真令我惊讶。」安吉拉说着,一边用手自由地抚弄着阿莱娜的娇躯。一回到房间,阿莱娜的双手就被解开了,这是她这一年来第一次毫无拘束,没有项圈,没有马具,没有手铐,没有缰绳和狗链。再无任何一件物品装饰着她赤裸的躯体。她躺在床中央,任由安吉拉爱抚着她。

  「你好像对于被奴役非常适应,」安吉拉继续道,「不怎么介意自己被别人所有?」

  阿莱娜抬头看向她的新主人,「这不是介不介意的问题,主人。我已经成为所有物了,而我更愿意作为一个奴隶活着而不是以死亡的方式获得自由或是因为试图获取自由而死。」

  安吉拉边听边点头。她知道这个奴隶组织卖出的女孩儿体内都植入了一个胶囊,只是不知道这玩意儿有多大的威慑力。现在看起来,它们的威慑力十分强大。
 每一个被这个组织绑架卖出的女孩儿都会通过外科手术在身体的某个部位被
  植入一个胶囊。甚至连安吉拉都不知道它们在哪儿。在胶囊中,一半是一个GPS信号器,能帮助组织定位逃跑或是被偷走的女奴;另一半则是致命的毒药,会在女奴有可能对组织或是她的主人产生威胁时结束她的生命。

  吉拉俯下身,将离她最近的乳头吸入口中又吐出,反复几次后才松开它。
  「直到你与我们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后你可能才会真的相信,我的家人会好好地对待你的。你会更像一个被宠爱的宠物而不是一个奴隶。」

  阿莱娜从安吉拉吸允她的乳头时就观察着她,在她说这话时也看着她的眼睛。
  「谢谢,主人,我想我会喜欢这一切的。」

  安吉拉将嘴唇凑回她刚放开的乳头并将它吸回口中。她的手划过阿莱娜光滑的小腹,覆盖上了女孩儿的秘处,感受着那带着湿润的温暖。然后她放开了乳头,边用手指抚摸着光滑的花瓣边说:

  「你将会作为性处理对象被家中的每个人使用,但是我确信你不会被使用得比去年频繁。」

  阿莱娜感到她的身体对刚才的吸允和爱抚产生了反应,而且不是什么不好的感觉。事实上,被一个女人玩弄和猥亵有一种另类的快感。

  在一年前她被绑架之前,她会对这种感觉感到厌恶,毕竟她不是一个同性恋。
  在她被捕获卖掉之前,她甚至对双性恋也不以为然。可是现在,她确实很享受女人嘴唇和手指的轻抚。而且她是否享受其实无关紧要,她是被拥有的,她的主人才是决定她该如何做的人。

  「事实上,主人,我并不经常被用于性处理,而我的前任主人更是从未用过我。大概只是一个月一两次为那些租用我的人做而已。」

  「真的?」安吉拉又吃了一惊,「我还以为她一有机会就会吃掉你这具鲜美的肉体呢。」

  听到这样的评价,阿莱娜脸红起来:「她将我训练成一个马女。她不希望做爱让我分心而无法成为一匹能获得冠军的马。」

  安吉拉将手指滑入女孩儿的肉穴中,感觉它紧凑而滑腻的包裹着自己的手指。
  她听到阿莱娜在插入时那清晰可闻的喘息声,于是俯下身在女孩儿的嘴唇上亲吻起来。

  「你的前任主人不明白她错过了什么。我可以一整天享受你的美味肉体,只是现在,我就可以将你吞咽下肚。」

  阿莱娜感觉自己的脸更红了。她曾以为赤裸了一年,被当做一匹马,当做一件无生命的物品租借给别人都已经使得她对尴尬和害羞免疫了,然而对于刚才这样的恭维她仍感到局促不安。

  也许当你是一个奴隶时,被温柔的对待比被粗暴的对待或是漠不关心更让人感到羞耻。无论怎样,她的新主人将连她自己都未发觉存在的羞耻感觉哄了出来。
  「你的主人为什么要卖掉你?」安吉拉问道。阿莱娜一下子僵硬起来。她仍记得那天,大约一个星期前,当她知道自己将会被卖掉时,她极度的震惊和委屈。
  那天晚上,她在畜栏中独自哭泣,直到慢慢睡着。

  「她对于骑手的生活感到厌倦了,主人。」

  「她真是愚蠢,竟然放弃你。如果是我,我会放弃赛马,但是留下你。」
  「我偶然听到过她与某人的对话。那个男主人也这么说。但是我的主人说要将我重新训练成一个娱乐用的奴隶太困难了。」

  安吉拉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也许那个女主人是对的,这可能比训练一个全新的奴隶更加困难,但还是值得一试。她突然觉得她有一种义务,对金姆是,现在对阿莱娜也是:如果有一天她要将她们出售,那么最少她要尽力帮助她的女奴们找到一个适合她们的新家。

  「我想这是她的损失我的丰收,」安吉拉说道,「让我们开始补上失去的时间吧,你在过去一年里在性爱方面缺少教育。」

  安吉拉开始用手指在阿莱娜私处湿润的褶皱间爱抚,并低下头面对着那对漂亮浑圆的乳房。阿莱娜抬起双手抚摸着她新主人的脸颊,可是安吉拉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它推回了床上,她又试了一次,结果相同。最后,阿莱娜将自己在床上完全伸展开,只静静的看着她的女主人尽情的享受自己的乳房,任由她的手指将自己带向一个不可避免的性高潮。

  安吉拉将第二根手指滑入女孩儿体内,并用拇指挑动着此刻已经挺立的光滑的阴蒂。她在两个乳房间不停地转换,吸,舔,咬着乳头。这对乳房对于她的女奴来说太完美了。时不时的,她还会将她的嘴唇转向女孩儿,并亲吻她。

  这不是一个主人和奴隶的性爱,她知道。这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同性爱。安吉拉不确定其他主人是如何使用他们的女奴的,但是这正是她和她的家人们使用女奴的方式。她们是用于消遣娱乐的性玩具,在某种程度上,她们就像是人们在成人用品店里买的充气娃娃,只不过是活的而已。

  吉拉停下了她的樱唇。她向下看着这个赤裸的人形舒展在床上。这个女孩儿是如此的理想,柔软的曲线和健美的肉体。她的任何特征都没有一点点的夸大,甚至她的下腹部也是完美的。当她的目光回到女孩儿的脸上,她看见阿莱娜也在看着她。

  「我只是在欣赏我的货物,小奴隶,」安吉拉说,「我对我买下的东西非常满意。」阿莱娜微微的笑了一下,保持了沉默。

  安吉拉重新开始享受肉感的乳房,手指继续探索和玩弄着女孩儿的肉穴。很快,她就听见了女孩儿那如音乐般的呻吟。她转过头看到女孩儿的小腹正在颤抖,宣示着她就快到了。

  安吉拉不想就这样结束。她感觉像是在享受一曲由她的女奴那悦耳的声音发出的幽咽和呻吟交汇成的小夜曲,它是如此的可爱,她的小奴隶是如此的可爱,这时她买过的东西中最好的一件。

  安吉拉猜想着这个女孩儿被绑架奴役之前的生活。也许她是一个歌手,对于一个模特来说她也足够漂亮,也许那就是她的职业。然而,她却不能问。她不想记忆想洪水般冲回这个女孩身上。也许塞德里克会知道。

  安吉拉继续让她的女奴保持在高潮边缘,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她将阿莱娜推过了边界。女孩儿的整个身躯都在颤抖,口中漏出音乐般的呻吟,正如她的说话方式一样。

  安吉拉爬上床,搂住了她的女孩儿,她最新的奴隶和最宝贵的财产。她亲吻了女孩儿并将几缕散乱的头发从她的脸颊上拨开。

  ***********************************
                第四章

  飞机机械故障的时间远远超过了预期,很多买家和他们的奴隶们不得不滞留在拍卖场,安吉拉和阿莱娜也在其中。但是安吉拉并不感到沮丧,这给了她和她最新的女奴更多的休闲时光。而且,这个拍卖场不只是一个拍卖奴隶的场地,它更像是一个五星级的旅游胜地。房间都装饰高雅,无可挑剔,服务也是非凡的,
  而且每一个服务员都很漂亮——后来她才知道这些服务员是被送来训练或是在主
  人繁忙时送来寄宿的女奴,某种程度上,这里还充当着女奴们的训畜场。再加上这里有着优美的海滩和设施完善的泳池,虽然被迫,但她们还是愿意留下来住几天。

  这天晚餐时,安吉拉和她今天早些时候认识的几位桌友又聚在了一起。三个买到了女奴的人都将他们的女奴带在了身边,一起进餐。

  「你后来有考虑过我的提议吗?」卡其伦人问安吉拉。

  「什么提议,里卡多?」

  「参加我的狩猎会。」他答道。

  安吉拉轻轻的笑了:「里卡多,你只是想捕获我然后操我。」

  里卡多微笑着将双手向上一摊:「希望那样有什么错么?你将会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奴,即使是非常短的一段时间。」

  「我不得不说我非常同意里卡多的话,」菲欧娜,那位来自英国的女主插入道,「你会是一个无价的女奴。」

  「不管价值如何,」芬妮,那位来自加拿大的妻子说道,「我同意里卡多。
  你会是一个漂亮的女奴,我确信如果你在拍卖台上,我们一定会竞拍的。「
  「你们真是无药可救了,」安吉拉道,「对于一个受欢迎的奴隶来说,我太老了。」

  「你的芳龄,安吉拉?」里卡多问,「三十一?三十二?」

  安吉拉又笑了起来:「试试三十七。看在上帝的份上,我都已经有两个十多岁的孩子了。现在让我们找点其它有意义的话题吧。」

  里卡多探过身去将他的手放在安吉拉手上:「那是成为奴隶的黄金年龄,你已经足够的成熟,而对于冒险来说又足够年轻。」

  「这里的天气不是很宜人么?」安吉拉问,试图转移话题。

  「是啊,天气真好,」里卡多附和着,「而且景色也很美。」他凝视着她的眼睛说。

  安吉拉最后终于成功转移了话题。他们边吃边谈,安吉拉扫了一眼房间,看见几个用餐者将他们的奴隶放置于被拘束的状态。另一些让他们的女奴跪在地上。
  唯独几个坐在桌边的奴隶就在他们这一桌。

  阿莱娜感觉很奇怪,非常奇怪。在过去的一年中,这是她第一次在桌旁用餐。
  直到现在,她一直都吃水槽和狗盆里的食物,或是在固定在她脸上的喂食袋里进食。同样奇怪的是坐在桌旁却赤裸着。所以的支配者都穿着衣服,而三个刚买的奴隶则是一丝不挂。更奇怪的是听到其他的支配者谈论要奴役她的新主人。如果她的主人变成了奴隶,那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每个人都玩的开心么?」塞德里克经过时停在桌旁问道。此时他们已在闲谈中用完了餐,正在享受他们的餐后咖啡。

  「非常棒,塞德里克,」安吉拉回答道,「你这儿真是一个绝妙的度假胜地。」
  「很高兴你喜欢它,」他说,「我们会竭尽全力让顾客舒适。我对我们的飞机造成的不便感到非常抱歉」

  「噢,无妨,」安吉拉说,「我过的很开心,而且我打算明天让阿莱娜进入你们的训练班。」

  「太棒了,我们很期待能接收她。」

  「我还希望明天能占用你一些时间见个面,塞德里克,」安吉拉说,「如果你有空的话。」

  「对于漂亮的女士我总能腾出时间,」他微笑道,「告诉前台,让他们通知我就行。」

                 4

  主要人物介绍:

  安吉拉:女主角,以一个女主人的身份出现,后面会有转变,是全文真正的主角。

  约翰:安吉拉的丈夫,介绍安吉拉去奴隶市场并一起购买了第一个女奴。
  杰克:安吉拉和约翰的儿子

  珍妮:安吉拉和约翰的女儿,杰克的姐姐

  金姆:安吉拉和约翰购买的第一个女奴,一年前和另外五位同伴一起被绑架拍卖。

  阿莱娜:安吉拉新买的女奴,是金姆的五个同伴之一,过去一年中被训练成马女,因为某些原因被重新拍卖。

  坦皮斯特、埃尔克:金姆的五位同伴之二,成为女奴已有一年。

  芬妮、鲍勃:来自加拿大的一对夫妻买家,女主和男主,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坐同一桌。

  菲欧娜:来自英国的买家,女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培养马女供客户娱乐。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

  里卡多:来自卡其伦的买家,男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举办狩猎女奴的活动以娱乐客户。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卡其伦是作者构造的一个南美的新独立的国家。

  塞德里克:拍卖会的主管,负责加勒比地区奴隶交易的运营。是一个高大的黑人。

  凯特:在本文中只出现了无关紧要的一次,因为原文作者的好几部作品互有关联,因此这应该是其它作品中和塞德里克相关的一个角色。本文中只是蜻蜓点水的提了一下,大家无视就好。

  ***********************************
                第五章

  「我想问你两件事,塞德里克。」他们刚在塞德里克的办公室坐下,安吉拉就开头道。塞德里克坐在一个豪华的皮沙发上,安吉拉则在一张皮垫椅上。整个办公室的装饰都显示出一股阳刚的气息。

  「说吧,」他回道,「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首先是关于我的女奴们。我想了解一下他们但是不想直接询问以免唤起她们的记忆。你知道她们被卖掉之前的生活么?」

  塞德里克点头:「我知道。我们对于我们获得和出售的女孩儿有很完善的档案资料,但是您确定想要知道么?」

  安吉拉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是的,我确定。我现在越来越喜爱金姆,想要更加了解她。而且我也能感到我对于阿莱娜也有相同的感觉。」

  「我可以告诉您她们的过去,」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向一堵放置着几个陈列柜的墙。他很熟悉的拉开一格抽屉取出两个文件夹,「但是我得先提醒您,很多主人曾后悔去了解他们奴隶的过去。」

  「他们为什么后悔?」

  「有些是因为他们的女奴有一些他们不想知道的令人讨厌的过去,更多的是因为那些女孩儿被捕之前的幸福生活和光明前途令他们充满罪恶感。」

  「我还是想知道,」安吉拉说,「有机会的话。」

  「好吧,」他又坐了下来,打开第一个文件夹,「金伯莉- 安妮- 卡特莱特(金姆的全名),1983年2月23日生于北卡罗莱纳州罗利市。2001年高中毕业进入海湾州立大学,2005年获得教育专业学士学位毕业。她是一个马拉松运动员而且有着不错的表现。她在当地的教会中也十分活跃并帮助筹资建设了当地的食物救济所。在被收集和处理之前,她做了四年的初级学校教师。」
  「哇哦,」安吉拉呼了口气,「我一直都觉得她是个天使。」

  「是啊,」塞德里克同意道,「她确实是。那天出售的每只小鸟都是非凡的,她们每一个都聪明而有学问,并且十分漂亮。」

  「你为什么总叫她们小鸟呢?」安吉拉打断他,「那是你们这儿卖的女奴的代码么?」

  塞德里克大笑着摇了摇头:「不,不是什么代码。坦皮斯特的女主人是我的一个朋友,她在这里时两次将坦皮斯特租给了我。我开始称呼她为小黑雀,于是后来我就把她们六个都视为小鸟了。你昨天刚买了红雀。」

  「明白了。」安吉拉点点头。

  「你还想继续了解小红雀么,还是我们就此打住?」

  「当然,我想继续了解阿莱娜。」

  塞德里克打开第二个文件夹:「阿莱娜- 伊丽莎白- 福赛斯,1983年6月10日出生于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市。她以第一名的成绩于2001年从高中毕业,2005年从海湾州立大学毕业并获得生物专业学士学位。所有的小鸟都曾在海湾州立大学就读过。她被收集和处理的时候正是她在医学院的最后一年。」
  「哇哦,」安吉拉有呼了口气,「你是对的,她们都很出色。」

  「不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塞德里克同意道,「这些鸟儿都是无价之宝。」
  「你好像对你卖出的货物都充满了爱心,」安吉拉说,「那你为什么还做这一行?」

  塞德里克又大笑起来:「您的问题真多,让我想起来坦皮斯特。每次我回答她一个问题,就会有更多的问题接踵而来。于是我让她自己赚取问题的答案。也许我也应该和您达成相同的协议,那时您就能询问任何您想问的问题了。」
  安吉拉皱起了眉头:「你和坦皮斯特达成了什么协议?」

  「她让我肏,骑在我身上时,她想问多少问题都可以。」

  「噢,」安吉拉的脸一下子红了,然后她咯咯地笑了起来,「我想像我这样的黄脸婆是不会对你有吸引力的。」

  这次轮到塞德里克皱起了眉头:「您离黄脸婆有十万八千里呢。相信我,我是研究女性肉体的专家,如果我们将你拍卖的话,你将会是一件极为珍贵的商品。
  所以您的观点呢?您想要问问题吗?「

  安吉拉又咯咯笑了起来:「是啊,我有好多问题呢。而且不知为什么,在这里我一直感到很亢奋。」

  「那么脱掉你的衣服,小奴隶,然后过来脱掉我的。」

  安吉拉站起来时感觉自己像是正在第一次约会的女学生。她穿的并不多,因此脱衣轻而易举。很快她的背心和短裤就已经落在地上,她摇摆着褪去内裤,然后甩开脚上的凉鞋。

  「现在来为你今天的主人宽衣,」他说,「然后你就可以问问题了。」她的手指在解扣子时不停地颤抖着,但最后塞德里克也终于一丝不挂了。他一把抓住她的双臀,将置于他已坚硬如铁的肉棒上方,然后将她慢慢放下,直到他的巨物轻松的进入她湿润温暖的通道中。

  安吉拉闭上双眼,任由那像牛一样的肉棒没入自己体内。那是真的,她意识到:黑人在这方面确实是得天独厚。她感觉在巨棍深深地钻入她的体内时,她自己也在不停地伸展以适应它。最后,它终于嵌了进去,她也睁开了眼睛。

  「你为什么称我为小奴隶?」

  塞德里克微笑着说前倾,亲了一下离他的脸只有几英寸的挺立乳头:「总是有新问题。你虽是一个女主人,但你的灵魂中却有奴性。我只是在享受你体内的奴性而已。现在你可以问问题了。」

  他用双手托住她的腰,将她以固定的节奏上上下下的移动,接着她又开始了她的问题:「你为什么做这一行?」

  「当然是为了钱,」他回答,「这个买卖的利润是非常丰厚的。」

  「你曾有过罪恶感么?」

  「有时会有,」他说,「我不希望听到这些女孩儿受到了虐待,但我们有办法能剔除这些买家。」

  「噢。」她娇喘了一声,他的肉棒这一下进得特别深,让她感到腔肉一阵疼痛。

  「你一直说收集和处理,」她继续说,「为什么你如此称呼?」

  塞德里克轻笑起来。他探身从桌上拿起一个小夹子,夹在女人的左边乳头上。
  安吉拉又发出一声娇呼。「那比绑架和贩卖人口听起来好多了,」他解释说,「而且,那其实差不多就是我们要做的事。一旦一个奴隶被认定了,我们就只需要简单的收集她,然后处理她,使她能被买走。」

  安吉拉向下看向她的胸脯,乳头上的夹子使她的身体感到一种迟缓的疼痛。
  她曾在女奴身上用过夹子,但从未自己体验过。很疼,但却也让她吞咽着坚硬肉棒的肉穴一阵快乐的痉挛。

  塞德里克是安吉拉的第一个黑人性伴侣,但却不是第一个操她的婚外情人。
  她和她的丈夫经常会找各自找情人,而且有时还共享他们。这场幽会并不会让她有丝毫的负疚感。

  安吉拉俯身将自己未被夹住的乳头喂入塞德里克的嘴中,同时也继续骑在他粗大的肉棍上上下运动:「你们从哪弄到这些女孩儿呢?」

  塞德里克又笑起来:「你比坦皮斯特还要糟糕。」他夹住在他嘴边擦来擦去的乳头,再次探向桌子。安吉拉感到呼吸一阵急促,看着夹子靠近她右边的乳头,狠狠的咬住并企图碾碎那敏感的蓓蕾,她发出了一声带着痛苦的呻吟。

  「这要看我们对于市场需求的认定,」塞德里克解释着最后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想要找二十多岁的女孩儿,我们会将目标定于为单身者提供服务的度假村或是游轮航线。如果我们需要十多岁的,那么我们会着眼于学校春假期间的度假点。如果要三十岁左右的女奴,我们就会在城乡俱乐部和网球俱乐部踩点。」
  这次安吉拉也笑了:「我很难想象我这个年纪的女人会有市场。」

  塞德里克又一次向桌子探出身去。安吉拉感到被那两个小怪物夹住的乳头一阵发热。而当她看到他取回的东西时,她突然浑身战栗。他一只手拿着手铐,抓住手腕将她的双手拉到她背后,然后她听到两声轻响并从紧贴手腕处感到了冰冷的金属触感。她的双臂现在被拘束在背后,她越来越像一个奴隶一样被对待,也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一个奴隶。

  接着,塞德里克又将双手放回她的腰间将她向下一推,狠狠的刺入进去。安吉拉发出一声尖叫,那深入她体内的粗大肉棍已经抵住了她的子宫口。「你应该再好好想想。你这样的女奴有着巨大的市场,几乎和十多岁青少年的市场一样大,而且比二十多岁商品的市场大多了。」

  「谢谢你试图让我感觉好受点,塞德里克,」她边说边向上动,直到肉棒的顶端刚刚触到她的湿润的穴口,「但是我无法相信超过三十岁的女奴会有市场。」
  他探手握住她的双乳,慢慢的揉捏,然后以它们作为把手又一次将她下推,直到她腹部的绞痛略过全身,引起又一声尖叫。

  「让我们做一个小实验,」他一边让再次让她动起来一边说道,「我想那会证明我的观点。」

  「什么实验?」

  「和我一起参加今晚的拍卖会,我们提供了一些全新的女孩儿。我预测我至少会获得五个对你的主动报价。让我们看看我是多么的正确。」

  安吉拉咯咯笑道:「他们怎么会为一个女主人向你报价呢?」

  「谁说是女主人,」他问道,「我准备用狗链牵着你过去。」

  安吉拉又惊叹了一声:「狗链?作为一个奴隶?」

  塞德里克用手指轻弹着每个夹子:「一个短期的奴隶,今晚的奴隶,只是为了证明我的观点。」

  「噢,我不知道我能不能那样做。」

  「我想你可以,」他回答,「记住我是一个奴隶商人,我可以奴役你,并且如果我希望的话,可以让它变成永久的。」

  听到这些话,安吉拉感到一阵恐惧冲过她的全身,然而性高潮同时到来并且淹没了那阵恐惧感。她弄不懂为何她被如此对待却会有这样的反应。

  当她看到塞德里克取回的下一件物品时,她双眼睁大了,塞德里克举起了一个金属项圈靠近她修长的脖子。她发出一声呻吟,但紧接着就因为听到扣锁合上的轻响而又全身战栗起来。塞德里克前倾着亲吻了她,拖着她的双乳等了一会儿。
  他的拇指反复的刷过一对被困住并压扁的乳头,安吉拉痛苦得呻吟起来,巨大的肉棒又一次撞上了她的子宫口,在她的小腹带起一波剧烈的疼痛感。同时,塞德里克每次触碰她的乳头都有一阵刺痛从不停跳动的蓓蕾穿过整个乳房。
  「你能成为一个非常棒的女奴。」他一边欣赏着膝上的女人一边评论道。她真的非常漂亮而且每一点看起来都像一个奴隶。她双颊绯红,乳房被他的双手紧紧的握住,肩膀因为被拘束而微微后撇,黄金打造的项圈紧密的套在她的脖子上更增添了她的美丽。

  「你同意今晚作为我的奴隶么?」他继续道,「尽管我必须告诉你你是否同意其实无关紧要。我已经认领了你。」

  「同意……!」安吉拉尖叫着,同时到达了高潮。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冲击着她的全身,让她向前软倒在黑主人的胸膛上。

  他朝下看向这个仍串在他身上的女人,看见她还在高潮的余波中颤抖。她长长的赤褐色头发今天扎成了马尾辫。可是他仍记得前一天它们在她脑后和肩上飘飞时的光泽和密集。他会为了她今晚作为女奴的初次登台让她再次解开它们。
  他用手顺着她的背向下爱抚,感受着那柔软光滑的皮肤,然后再次环住她的腰部扶住她,这个女人还保持着令大多青年女孩儿都羡慕的身材。他又将一只手顺着她的背部滑上去,抓住她的马尾,轻柔的将她向后拉去,然后又用另一只手摘掉了夹子放到一边。她仍闭着眼睛发出低低的呻吟,听起来像是猫叫。

  他又看向她的乳房,丰满圆润而又如此成熟,正适合揉捏。它们微微有些下垂,但考虑到她的年纪和已经哺育了两个孩子,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它们却仍然令人吃惊的结实,他托起一只乳房,感觉着它的分量。这些都是十多岁的女孩儿疯狂想要拥有的东西。

  是的,他可以将她卖出一个体面的价格。她使他想起了凯特。两个女人都在三十五岁左右,异乎寻常的美丽,都出于她们的鼎盛时期。他知道他随便卖掉她们任何一个,得到的报酬都将是天文数字。然而,他今晚必须控制住自己的对于利润的渴求。

  最后她终于从近乎昏迷中清醒过来并看向他「哇哦!」她低语道。

  他微笑着将手环上她的腰肢,又开始让她在自己的肉棒上移动起来「你的工作还没完呢,小奴隶。」

  她又因被称为「小奴隶」而面红耳赤,但是仍跟着节拍开始在他腿上上下扭动,感受着粗大的硬物在她体内肆虐。

  「你的问题问完了么?」他问。

  「噢,」她回答,「没呢,那只是第一个话题。我还想知道你对里卡多了解多少?」

  「哈,我的小鸟,」他回应说,「我不能透露其他主人的信息。」

  「我不是要地址或生日之类的资料,我只是想知道他的人品如何。」

  「为什么问这个?」塞德里克反问。

  她说出了里卡多对她的邀请,并告诉他其他那些主人是如何的想猎获她并持有她一个星期的。而且被狩猎听起来很令人激动,她自己对于成为一个奴隶也私下有过幻想,当然必须是在短期的基础上。她想知道她是否可以信任里卡多会在说定的时间释放她。

  「里卡多对我来说好像一直以来都是一位可敬的人,」塞德里克回答道,「但从他拥有奴隶就你就可以看出一些信息。而且他是一个卡其伦人。如果你要去的话,最好谨慎行事。」

  卡其伦是最近才在南美新成立的一个国家。起因是乌拉圭的血腥内战越过了边界进入了巴西和阿根廷。当战争结束时,整个乌拉圭和几个从巴西与阿根廷分裂出去的省份形成了一个新的国家,卡其伦诞生了。它仍是一片荒芜,但至少战争结束了。

  「谨慎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