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永乐仙道】(原版)(卷03)(61-70)【作者:鸿曌】
字数:534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一章收器灵

  在天快亮的时候,夏清一左一右的搂著潘粉儿和柳曼云这两个娇娃也进了混沌珠,当他们进去的时候,看见谢翩跹和邓春艳正在水中抱在一起互相低语调笑著。

  只见谢翩跹让邓春艳双腿分开坐在自己的双腿上,她们在水中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两对饱满的硕乳紧紧地贴挤著,乳尖儿顶著乳尖儿,二女正丁香暗吐互相吸吮。

  她们已经都恢复了过来,而且将昨晚存于丹田内的纯阳之气全部炼化了,都看著更加的神采熠熠。

  ……

  邓春艳本身也有「雌乱」之好,她被谢翩跹抱进太初灵泉,二人就都吸收著里面充沛的灵气,好尽快恢复体力。

  当她将自身的灵气完全恢复的时候,睁开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就看见谢翩跹也正含笑用一双妙目看著她,而她还依旧躺在对方的怀里。

  二人四目相接,凝视了半晌,都明白了对方心中的意思,她试探著在水中握了一下谢翩跹的硕乳,见谢翩跹只是抿嘴儿娇笑,并不言语。于是她心中大定,在谢翩跹的怀里坐直了身体,搂住她的粉颈吻住了她的红唇。

  二女香舌交缠良久,才慢慢的分开。谢翩跹略微娇喘的低声说道:「乖女儿,你想和娘『雌乱』?」

  邓春艳轻轻一笑,嗲声说:「娘若是和女儿『雌乱』,就是不知少主要是回头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谢翩跹听了,将她那柔若无骨的身子搂得更紧,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傻丫头,咱们娘俩儿都是少主的人,偶尔在一起『雌乱』秘戏,他才不会管这等的闲事,你就放心吧。」

  邓春艳一听心中大喜,她之前何曾见过像她娘这样雪白丰肥的肉体?她将谢翩跹抱在怀里,捏著她的乳尖儿,轻扯著她下腹的羞毛,甚至连谢翩跹的大屁股也揉玩的爱不释手。

  最后她终于忍受不住,在水里趴在谢翩跹的耳边娇声说:「娘,想不到你也有著『雌乱』之嗜。」

  谢翩跹当时已是被她给挑逗的满脸红晕,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和她又亲了个嘴儿,说道:「乖女儿,你把娘给玩的骚兴又动了,娘的这两个乳头,昨晚被少主几乎给吸咬捏弄了半夜,现在你又捏个不停。你的小手,连娘的大屁股和花蛤都给摸遍了。」

  邓春艳听她如此一说,「咯咯」一阵浪笑,然后将她紧紧地搂在胸前,低声说道:「娘,你的两个乳头硬挺的时候看著像两粒猩红的樱桃,是不是被少主给玩成这样的?」

  谢翩跹一听娇羞的说:「嗯,娘的乳头以前就像是两粒红豆,现在被少主给吸咬的越来越大了。」接著她又淫媚的一笑,将邓春艳的两个乳尖儿捏在了手指间,说道:「乖女儿,你的乳头硬挺的时候比娘的还大,如果说娘的是樱桃,你的都可以说是小红葡萄了,是不是以前也没少被男人含在嘴里吸咬呀。」

  邓春艳一听心中欲火熊燃,她低声说:「娘,你可真浪,女儿想和你『雌乱』相奸秘戏。」

  谢翩跹也低声娇语:「乖女儿,想跟娘『雌乱』相奸,那还不有的是机会,回头等哪天晚上少主不宠幸咱们娘俩的时候,你就到娘的房间里来吧。」

  邓春艳听了一阵儿浪笑,双乳都在水中抖个不停,谢翩跹一看连忙用两只小手都握住,轻轻地揉玩。

  只听邓春艳低声笑著说:「娘,你『雌乱』的时候是『凤』还是『凰』?」
  谢翩跹听了娇声说:「娘既是『凤』,又是『凰』。」

  「嘻嘻,那娘当『凤』的时候,女儿就当『凰』,娘当『凰』的时候,女儿就当『凤』。」邓春艳的心中无比欢喜,像谢翩跹这么美妙肉体的女修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偏偏她和自己一样,又有『雌乱』之好。此时的邓春艳脑海里又想到了昨晚她刚进少主和谢翩跹的房间里,看到了她光嘟嘟的被少主抱在身上的场景,而此时她就光嘟嘟的和自己抱在一起!

  「娘,女儿和你『雌乱』相奸的时候想先当『凤』!」她有些呼吸急促的说道。

  「好,乖女儿,娘由得你,你想先当『凤』,娘就让你当『凤』奸戏娘这只『凰』,不过娘的小骚屄,你到时候可要轻点玩儿。」谢翩跹娇声说道。

  邓春艳见她如此乖柔,微微一笑,戏虐的轻扯了一下她阴部的羞毛,然后抓著她的硕乳说:「小浪货,回头我当『凤』的时候,你还叫我乖女儿?」

  谢翩跹听了一声低笑,将小嘴附在了她的耳边,娇声说:「那到时候人家就叫你春艳哥哥,你看可好?」

  邓春艳一听,禁不住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又低头吻住了她的红唇……
  ……

  当夏清他们三人进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了她们二女在亲吻的场面。对此夏清嘿嘿一笑,他已知谢翩跹有此特殊的爱好,也就不去管她,反正都是自己的女人,她们之间想『雌乱』玩乐,就由得她们去吧,自己在她们的体内都布有淫种,她们谁也不会再对别的男人动情。

  潘粉儿对此也没有任何惊讶,她知道不论哪个男修如果有好几个姬妾的话,大家同时在一起云雨淫乱的时候,两个女修之间当时在床上发生『雌乱』之事,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了。就像上次夏清和连黛淫战,之后将连黛赤条条的给抱到她的床上,她当时看著连黛的丰满雪白的身子,也有些怦然心动。

  但她对谢翩跹却没此想法,虽然对方的身子比连黛的更迷人,却在她的心里不知为何对与谢翩跹总有一种深深的敬畏感。

  至于柳曼云对此就更不以为怪了,她早就发现她娘在这方面的嗜好了,她二人被少主宠幸的时候,她们娘俩也没少在一起『雌乱』,但也只限于当时在床上淫乱的时候互相爱抚,事后她二人之间并没有发生两雌互奸的事儿。

  如今见她娘和邓春艳在太初灵泉中抱在一起如此的亲密,已猜到她二人估计已约定好行那雌凤雌凰,互相奸淫秘戏的事儿了。

  想到此,她在水中来到了她二人的身边,笑著问:「娘,你跟春艳妹妹若是回头『凤』戏『凰』,你们二人谁是『凤』,谁是『凰』啊?」

  二女听她这么一问,抱在一起都娇笑不语。

  夏清坐在水中,将潘粉儿搂在怀里,让她用一双小手在水中给自己轻轻地撸洗紫玉棒,听了柳曼云的话不禁大笑道:「曼云,你别理她们,不管她们谁是『凤』,谁是『凰』,在本少主这条紫龙面前,都要乖乖的让我受用!」

  此时他见这二女都是丰满雪白,两人在水中这么亲密的抱在一起娇笑,真的是无比诱人,就像是一对儿并蒂娇莲、一双姊妹妖花。

  谢翩跹听他如此一说,连忙笑著和邓春艳分开,一边儿向夏清身边游去,一边儿娇声说:「少主哥哥,奴家在你面前,永远都是雌凰,让少主哥哥宠幸,昨晚亲哥哥真是勇猛,一龙战四凤,将我们都给肏弄的浑身瘫软,败下阵来。」
  她说著已游到了夏清的身边,夏清在水中捏了捏她的巨臀,也将她搂在了怀里,笑著说:「小油嘴儿,就会挑好听的说,让哥哥亲亲你。」说著这低下头去,吻住了她的小嘴儿,谢翩跹连忙奉上香舌,任他吸吮。

  她看见清澈的灵泉下,潘粉儿的小手正在给他撸洗紫玉棒,于是她也将手在水中伸了过去,将夏清的那硕大的紫色春囊托在小手中,轻轻地揉著,并轻抚著那两颗硕大溜圆的淫丸。她也感觉到夏清的手在水中滑向了她的小腹,将她那片柔软卷曲的羞毛和又肥又嫩的坟起全部抓在了手里……

  她知道自己不论和哪个女的发生『雌乱』之事,但她的身子都是属于夏清的,这个让她一辈子也无法离开的男人,也只有他才能独占自己,想什么时候受用就让他什么时候受用,自己不论什么时候被他给抱上床,都要雌伏与他的身下。
  夏清在水中舒服地闭上了双眼,左拥右抱享受著二女的小手在水中温柔的抚弄他的阳具。他的手也一直在这两个美妇的下身轻薄著……

  「姐姐,想不到少主哥哥的大肉龙即使软了下来,也是如此的伟垂累长。」他耳边传来潘粉儿的娇语。

  潘粉儿见谢翩跹在床上叫夏清一口一个亲哥哥,她想跟对方争宠,又怎能甘于落后?

  「是呀,少主哥哥的这两颗大淫丸,我的小手也只是将将的能握著一颗给他轻轻地揉抚。」谢翩跹也娇声低语道。

  这边夏清享受著两个娇妻在泉水中抚弄他的阳物,他感觉到自己的精关越发的坚固,小腹中每天总是暖洋洋的,里面像是有一轮初升的紫色朝阳。

  另一边柳曼云和邓春艳二女都已开始安安静静的在灵泉中闭目打坐,吸收著泉水中的灵气……

  ……

  当夏清他们五人人从混沌珠中出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上午的巳时了,昨夜的癫狂所带来的疲惫都一扫而空,全都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

  潘粉儿和柳、邓二女也已经知道少主在外面还有两个外室夫人,而其中的一个竟然是九阴白狐宝体的女修!等谢翩跹出关后少主就会将这两位夫人也接回合欢宗!

  她们四女也开始各自忙各自的了,谢翩跹去丹凝殿的密室中开始闭关,炼化那对白蟒器灵和赤焰离火珠。

  潘粉儿带著柳曼云和邓春艳去找陈妙玄,看看门派内有没有什么事儿需要安排。

  此时她们四女看起来,神态都无比的端庄,而且精神饱满,仿佛昨夜的那场淫乱根本就没发生过。

  ……

  夏清在谢翩跹她们相继离去之后,想了想又回到了混沌珠内,他先是看了看那两株雪乾灵参,都是生机旺盛,叶子也越发的碧!,就又给浇了些太初灵泉,然后来到了水潭的另一边。

  他找了块离水潭有十几丈远的一块平整的空地,拿出了那个玉阁楼。

  因为此阁楼一直是被尚玉铭收藏著,所以未曾炼化使用过,于是夏清就直接用自己的精血打入并给炼化了,等他将此阁楼释放在那块空地上,这阁楼虽不算高,但占地面积之大却让他也吃了一惊。

  阁楼一共有三层,每一层都有几十间房间,有会客品茶厅,有卧房,有修炼打坐的密室,有丹药房,有小型的法器库,有存放秘笈的书阁,甚至还有灵兽房。
  在二层和三层的阁楼外面,还有雕栏玉砌欣赏风景的眺台,而每个眺台之上还都有一个可以半躺著的玉榻。

  夏清看了看从一层到三层房间的布局都大致相同,每个卧房里还有一张宽大的玉床,但都还空荡荡的没有帷帐。

  他大概看了一遍后,饶是以他现在的见多识广和目前的富有,也不禁暗自咂舌,心想这个玉阁楼不知尚玉铭为了得到手花了多少灵石!而且这么精巧的空间法器,即使有再多的灵石,也未必能再买到第二个!

  接下来夏清将他混沌珠内的所有灵石,几个储物袋中的灵石,包括青云派那积攒下来小山般的灵石都安放在玉楼中的房间内,堆放了几十间的房间!而且其中有一间是专门放上品灵石的。

  他将那些一瓶瓶的丹药也放进了丹药房,至于这些丹药都是干什么用的,只有等回头让谢翩跹去慢慢地辨识分类了。然后将那块『赤血凤金』也单独放到了一间密室中,又将尚玉铭的那杆金色的方天画戟,和裴怀的那柄翠绿色的小斧给放到了法器库中,也将他储物环中的那祭坛灵酒和灵茶等一一分别摆放在了不同的房间内……

  做完了所有的这些,夏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现在他的混沌珠内再也不混乱了,所有的东西都分门别类的收进了玉阁楼中,至于下一步这个精致的阁楼该怎么去布置,还是交给谢翩跹她们这几个女人来负责吧,这方面毕竟不是他的专长。
  夏清这一忙活,也不知不觉的折腾了大半日。他出了混沌珠后来到了丹凝殿,发现潘粉儿和陈妙玄几女都不在,心想她们估计在前面的合欢殿。于是他也在丹凝殿内找了间密室,端坐在云床上拿出了一本秘册,只见上面有几个古朴的篆字:《紫霞敛气诀》。

  他翻开了秘册,开始仔细地参详了起来……

  ……

  在丹凝殿的一间密室中,谢翩跹坐在屋子中央的蒲团上,她在闭目打坐。在她面前的地上,摆放了两个封印著灵符的小晶瓶。

  过了很久,她缓缓的张开双目,将自己的那对『玉蟒』双枪祭出,接著素手轻轻一挥,两道指风将晶瓶上的灵符一一弹落。

  就在晶瓶上的灵符飘落的那一刹那,晶瓶的盖子忽然都被冲开,从里面飞出了两条几丈长的白色巨蟒,这两条巨蟒在空中略一盘旋,看见了坐在房间中央地上的谢翩跹,就毫不犹豫的向她飞扑而去,那狰狞的神态一看就是想将她给活活的吞食。

  但还没等它们飞近,就感应到了谢翩跹身上所散发的那结丹后期修为的威压,这两条白蟒又惊慌的向后退去,在房间内左冲右突,却根本跑不出去,房间内的禁制总是将它们弹回,但这两条白蟒又不敢靠近谢翩跹,看著她充满了恐惧。
  谢翩跹见此微微的一笑,开口说道:「想不到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倒也有些灵智,但别说你们现在只是魂体了,就算是本体肉身还在,也不可能冲开我布下的禁制!」

  那两条白蟒听她如此一说,嘴里发出了几声呜咽,看著她现出了可怜的神态,都安静了下来,不再继续胡冲乱撞。

  谢翩跹心中暗喜,说道:「好,既然以你们的灵智能明白我的意思,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你们的精魂已被封印了近百年,就算我现在放你们出去,你们到外面也会被风一吹,就立刻魂飞魄散。」

  接著她又一指自己的那两杆双枪,说道:「我的这一对法器正好缺少器灵,你们若是肯做器灵的话,我可以助你们将来以器灵入道,化灵成身!你们这两个小家伙觉得我的提议如何?不妨考虑一下。」

  她见这两只白蟒的精魂双目之间不停地闪烁,知道它们听懂了自己的话,正在思量。

  于是她又微微一笑,拿出两个玉瓶,将里面的液体倒出后用法术凝聚,然后用手轻轻一挥,那两团液体就向那两个白蟒的魂魄飞了过去,到了它们的面前忽然散开,如雨点儿般融入它们的魂体中去,这两只白蟒猛地被吓了一跳,转瞬又感到浑身舒泰无比,如醍醐灌顶,原本有些萎靡的神态,也瞬间变的精神了许多。
  谢翩跹笑著说道:「这是给你们这两个小家伙的一点儿见面礼,这叫太初灵液。如你们成了我的器灵后,将会时常随著我的法器在此灵液中浸泡修炼,这回你们该相信我说的能助你们以器灵入道,化灵成身之语并非虚言了吧。」

  那两只白蟒听她说完,互相看了看,片刻后就在房间中摇头摆尾的围著她游来游去,非常的欢欣。

  谢翩跹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指尖儿一挑弹出了两滴精血,向这两只白蟒的头顶飞去,瞬间就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她又冲著这对白蟒的精魂分别打出了几道法诀,然后缓缓地闭上了双目,向那两只白蟒的精魂放出了自己的神识,那两条白蟒也安静的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

  两日后,谢翩跹睁开了双眼,指著自己的那对『玉蟒』双枪,对依旧在房间内悬浮的两只白蟒精魂轻声说了句:「去!」

  只见那对白蟒精魂向那两杆玉枪飞去,纷纷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大概又过了一天左右,只见谢翩跹站在密室中,她的那两支『玉蟒』双枪在她的身旁飞舞盘旋,隐约可见各有一条白蟒的虚影盘在其上!

  她微微一笑,一招手将那『玉蟒』双枪又给收回了体内。

              第六十二章遇袭

  就在谢翩跹的『玉蟒』双枪拥有了器灵的时候,楚逍遥也破开了玄清真人的洞府。

  他根据谢翩跹给他的玉简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这个洞府所在的位置,这让他不禁惊讶谢翩跹仅根据别人的描述,就能将这洞府的位置标注的如此准确!他甚至怀疑她是不是自己已经偷偷的来过这个洞府?

  当他布好自己所带的阵盘,催动之后立刻就让当年徐长老重封洞府所用的灵幡显现了出来。他倒没有去急于破除灵幡在洞府口布下的禁制,而是通过阵盘所笼罩的五丈范围内,仔细观察洞府外面的一切蛛丝马迹。

  要说楚逍遥也还真是个粗中有细的人物!

  他用了近半日的时间,终于可以断定这洞府自青云之战到现在没人再打开过,那杆插在洞府门口的灵幡也从没被人动过手脚。

  于是他也就不再犹豫,取出自己的本命法器太乙精铜棍,强行轰开了灵幡所布下的禁制!那灵幡本身也就是个极品的法器,怎经得起他将法力提到极限之后连续的轰击?

  楚逍遥看著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洞府,微微一笑收起了太乙精铜棍,倒背著双手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夏清每天白天参悟『紫霞敛气诀』,而到了晚上则尽情的享用潘粉儿那粉嘟嘟的肉体,此尤物为了和谢翩跹争宠,每次都让夏清先单独的宠幸她,等她坚持不住了再进混沌珠内修炼恢复,然后才让夏清去和柳曼云、邓春艳二女在一起胡天胡地。

  夏清也发现如果每次单独宠幸她,此尤物在没有旁人在场的情况下,可以说是无比的淫浪,甚至她的骚媚之态跟谢翩跹在床上比起来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也终于在谢翩跹闭关的第二天晚上,潘粉儿在床上现出了自己粉红色的后庭,运用自己秘炼百年多的《阴凰经》上的后庭销魂媚术,和夏清二人单独淫欲了一整晚。

  她先和夏清云雨双修,在床帏中尽情颠鸾倒凤到自己经不起鞑伐的时候,再趴在他的身下,让夏清采摘了她的后庭。当夏清一边儿扇打著她粉嘟嘟的屁股蛋儿,一边欣赏著自己的紫玉棒在她粉红色的后庭中一进一出时,也不得不感叹道怪不得这『玉树后庭花』的美妙滋味能让男人们如此的迷恋!

  夏清也不得不承认潘粉儿的床上媚术真是妙绝!当她的后庭被插的受不了的时候,又让他去肏弄她的小骚屄,就这样一前一后,让夏清整整玩儿了她一晚上!后来二人进到混沌珠内浸泡灵泉的时候,此尤物坐在夏清的身上和他搂抱缠绵,竟然是将夏清的紫玉棒插在她的花蛤中坐在他的怀里。

  她当时娇声问夏清:「少主哥哥,奴家的小骚屄和后庭花哪个更好玩儿?」
  夏清在水中一边儿轻轻揪了揪她粉红色的乳尖儿,一边儿调笑著说:「小淫妇,在我心中你浑身上下没一处不好玩儿。」

  当下将潘粉儿喜得又让夏清坐在了灵潭边儿,她赤条条的漂浮在灵泉中,趴在他的胯间给他品玉吹箫。

  等二人从混沌珠内出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午时!还收到了柳曼云发出已久的传音符,说是素夫人也过来了,正在丹凝殿中喝茶聊天等著他们呢。他二人待传音符消失了之后相视一笑,就像没事儿人一般来到了丹凝殿……

  结果到了晚上,此尤物又陪夏清癫狂了半夜,将小骚屄和后庭又让他给反复肏弄了个遍,身子也是一丢再丢,最后实在是身倦体乏,全身香汗淋漓,才不得不开口求饶,让夏清送她进混沌珠内休息,然后她才发出传音符将柳曼云和邓春艳二女给招了来,让她们陪他继续欢娱。

  如此美妙的骚妇,怎能不让夏清喜爱到心坎里去?

  ……

  不过夏清没忘记让这三女将混沌珠内的玉阁楼也给大概布置了一番,她们三人也都算心思灵巧,将阁楼第三层最大的那间卧房给他和谢翩跹布置成了卧室……

  夏清让这三女也在玉阁楼里给自己挑选一间房间,结果这三女不约而同的都挑选了和他那个最邻近的房间!至于她们心中的想法,夏清又如何不知?这不禁让他摇头失笑,同时也在心中暗自感叹,幸亏自己是纯阳宝体中的紫元龙体,又修炼的是《天地阴阳大乐真经》上的绝妙功法,若是换了一般的男人,每天有这么几个尤物围在身边,又夜夜淫欲无度,那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吸采的脱阳而亡!

  ……

  此时谢翩跹正面色凝重,一丝不挂的坐在密室之中,她雪白丰肥的娇躯上布满了一层细细的香汗。密室内的温度奇高,她不得不将自己给脱得赤条条的,还将裙衫等都给收了起来,这密室内热的让人根本无法穿任何的衣物!

  整个房间内的灵气似乎都在燃烧,在她面前三尺远的地方悬浮著那颗赤焰离火珠,正在散发著丝丝的热焰。

  她又向离火珠喷出了一口精血,转瞬间就没入了其中,接著她吐出了一团本命真火,将离火珠给包围了起来,她不断地打出法诀催动著,不让自己的本命真火再次被离火珠给吞噬。她催动著自己的本命真火,吸收著离火珠内散发出来的热焰,然后用神念将离火珠向自己拉近。

  赤焰离火珠在一寸寸的向她靠近,每近一点儿,它上面的温度就降一分,而谢翩跹的本命真火却越来越旺!

  随著时间的流逝,又是三天过去了,离火珠已到了她面前一尺远的地方,而此时这颗珠子上面的温度和火焰已变得十分的柔和,被谢翩跹的本命真火层层包裹著。

  谢翩跹的脸色已十分的苍白,这三天多的时间所消耗的灵力和灵气之多,对她来说是前所未有的!

  她看著面前的离火珠,缓缓的张开了小嘴,吐出了一枚鸽卵大小的金丹,正是她自己修炼上百年的本命金丹!只见金丹和离火珠被她的本命真火同时包裹著,在她面前盘旋并相互交缠著,逐渐一点点的靠近,越来越近,最终它们挨在了一起,被她用本命真火开始炼化。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一夜,她的本命金丹和离火珠终于在本命真火的炼化下完全融合,二者合二为一,变成了一枚更大一些的金中透红的珠子,成为了一枚金红色的金丹,并且已到了距离她面前不到三寸远的地方,她小嘴儿一张,将这枚金红色的本命金丹吞进了腹中,并纳入了丹田。

  至此她才算长出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拥有了属于『火凤』血脉修炼至宝的朱雀离火珠,她终于面上露出了微笑,开始闭目打坐起来。

  ……

  不过楚逍遥此时是十分郁闷的,他在玄清真人的洞府内花了整整四天多的时间,找遍了每一个角落和几乎每一寸地方,也没找到他所希望的宝物。

  当他确定这个洞府就是只有里外两间这么大,而且没有隐藏任何的机关和暗藏的密室时,他彻底的失望了,看著里面玄清真人那洁白如玉的遗骸,他在想难道那强大的威压是这个遗骸所散发出来的?仅仅最后一次昙花一现就全部消失了?
  但他马上又认为时间不对!以他的推算,那威压产生的不久之后青云派和血河门的大战就爆发了,而从此处赶回青云派和血河门,就算是结丹初期的修士将法力提升至极限,全速飞遁,路上至少也需要将近两天的时间!

  而此处又被禁制给封印了起来,如果是在被封印之前产生的那股威压,而血河门的徐长老将洞府封印之后再回到青云派参加战斗,那时间上就对不上了。如果那股威压是在洞府被禁制封印之后产生的,那它又怎可能会冲破禁制的封印并让人感觉得到?

  楚逍遥走出了洞府,收起了自己带来的阵盘,他没有起身飞遁,一边儿在山谷内走著,一边儿还在想著心中的疑问。

  「难道那股威压的产生跟这个洞府无关?」他的脑中灵光一现,「如果那股威压跟这个洞府无关,那么整个这件事情的真相只有夏清和谢翩跹他们二人知道!」
  他刚想到这儿,身后忽然出现警兆!

  他急忙转身就看见一物正向他砸来,他根本来不及看清是什么就急忙用双臂去格挡,匆忙中只提起了不到三成的功力。

  「轰!」的一声巨响,楚逍遥被击的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口中鲜血狂喷!他在往后飞退的过程中看清了袭击他的原来是一头金毛妖猿的拳头!对方比他高出了一头多,而且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居然也达到了结丹中期!

  原来谢翩跹没有骗我!这个山谷中果然有妖兽!他知道此妖猿已隐藏等候他多时了,就是为了等他从洞府中出来好施以偷袭!

  不过他想归想,那头金毛妖猿却没给他机会,一直如影随形的追了过来。如果换了平时,楚逍遥和此妖兽相对,胜负都是在五五之数,但此时他身负严重的内伤,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

  那妖猿追上他后又是连出了十几拳,楚逍遥每挡一拳就有一口鲜血喷出。最后他不得不将牙一咬心一横,将他的本名法器太乙精铜棍取出向那妖猿飞掷而去,同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打出了一道法诀,那口精血立刻化作了一团血雾,包裹著他以十倍的遁速飞驰而去,转眼就在山谷的尽头消失不见。

  那头妖猿一看,也就停下脚步不再去追赶,知道已经来不及了,就算想追也追不上。但它也知道,这个被它袭击得手的人,就算是逃掉了,也没有可能再继续活下去,只可惜对方体内的金丹没机会吞噬了。

  楚逍遥心中暗暗叫苦,这是他从血河门缴获的秘笈中最近才炼成的一种秘术,叫『血影遁』,能将自己的遁术瞬间就提高十倍的速度!但这种秘术就算施展开来,最多也只能坚持一柱香的时间。虽然这『血影遁』能大幅的提高逃跑的遁速,但却最损耗精血和寿元,就算是血河门的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根本不会去考虑用此秘术!

  他本已负伤惨重,五脏六腑全部碎裂,根本无法修复,就连丹田内的金丹上面都布满了一道道的裂纹,随时都会破碎!生机本来就在不断的流逝,而此时又不得不施展此逃命秘术。他知道自己这次是难逃一死了,但却不能让自己死在这荒郊野外,一定要先拼命坚持回到合欢宗再说。

  他一边儿不停地飞遁,一边儿从手指上的储物戒中不断地拿出一瓶瓶的丹药,往嘴里拼命地倒著。就在他往回飞遁狂逃的时候,途中又吐出了一口鲜血,他知道这是自己附在本命法器太乙精铜棍上的神识,已被那头妖猿给抹掉了!

  ……

  谢翩跹坐在密室的蒲团上,此时房间内的温度已恢复了正常。而她却浑身散发著红光,整个身上皮肤的表面就像是有一层红玉般的光芒正在流动,但却没有丝毫的热量。她的一头秀发,正在无风自舞,飘荡在她的脑后,就连秀发上面也是红光流转,仿佛是一丝丝无数的火焰,正在燃烧!

  不过此时她虽然妖艳的俏脸儿上也是红光流转,但却双目紧闭神态安详,嘴角还挂著一丝淡淡的笑意……

  ……

  楚逍遥连夜飞遁,因为回去时不用再寻找路线,所以速度也要比去的时候快很多。他用了十几个时辰就回到了合欢宗,从空中直接落到合欢大殿的前面。
  落地后他对殿前值守的弟子其中一人快速说了句:「去请少主和玄、素二位夫人到后殿的密室中来见我。」说完后就一言不发急匆匆的进入大殿而去。
  那名弟子见宗主的身上血迹斑斑,而且脸色苍白精神萎顿,显然是刚跟人斗过法而且负了伤从外面回来。当下不敢多说,急忙架起法器飞遁而去,也不顾自己违反了门派内禁止弟子飞遁的法令。

  楚逍遥穿过了合欢大殿来到了后殿的密室,他一进门就再也坚持不住了,疾走了几步靠著一根柱子往地上一坐,连忙从储物戒中又拿出了十几瓶的丹药,他看也不看就全部打开一起都倒入了口中,然后就靠著柱子开始闭目调息起来。
  ……

  夏清正在丹凝殿的一间密室中修炼『紫霞敛气诀』,忽然感应到门口的禁制起了波动,他连忙收功。打开门接到潘粉儿的传音符让他到前殿来一趟,他一听传音符中潘粉儿的声音有异,就快步而去。

  当他到了前殿,看见潘粉儿、陈妙玄、萧灵素、柳曼云和邓春艳几女都在,还有一名弟子在那恭恭敬敬地站著。

  没等他发问,潘粉儿就连忙说道:「少主,楚宗主回来了,派人来请你和玄夫人、素夫人一起去到那边一趟,而且听弟子说他似乎是在外面跟人斗法负了伤。」
  「哦?有这等事!」夏清听了眉毛一挑,脸上浮现出惊讶,他知道如今在青云山附近敢招惹他们合欢宗的人几乎没有,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跟他们的宗主交手,而且让楚逍遥负伤而归!

  「走,咱们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儿!」他对陈妙玄说完后又看了看潘粉儿和柳曼云、邓春艳三女,说道:「你们在此等候消息。」

  见三女都冲他乖巧的点了点头,他面色凝重的让那名弟子跟随,和陈妙玄、萧灵素飞遁而去。

             第六十三章合欢惊变

  夏清他们三人在后殿的密室中见到楚逍遥的时候,才知道他伤的有多重了,而且不用再仔细探查,也知道他体内的生机就快完全断绝,可以想象他能撑著让自己活著回来是多么的不容易了。

  「师尊,是谁把你给伤成这样?」夏清蹲下身来,扶著楚逍遥的肩头沈声问道。

  陈妙玄和萧灵素也都俯下身来一脸的关切,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们二人虽然现在已经一个从心里背叛了他,另一个也对他心存不满。但此时见他竟伤的如此之惨,而且命在旦夕,也都心中不忍,甚至情不自禁的又想起了他以前对她们的种种好处。

  不过想归想,心里也知道能将楚逍遥都伤成这样的人,她二人也不会是对方的敌手,更别提去为他报仇了。

  可是她们却不知道楚逍遥此时心中的恼怒,他见她们二人进到密室看见他就如此的靠著柱子坐在地上,竟没有一个扑到他的身边流露出对他的关切之情!仅仅只是站在他的身旁俯下身来看著他!而且也都知道他此刻是生命垂危,也没一个主动过来给他输入一丝灵力!

  他还看到她们打扮的非常妖娆美艳,都身穿薄薄的宫装纱裙,透过纱裙那雪白圆润的大腿都隐约可见,上半身里面是颜色鲜艳的抹胸,当她们俯著身子的时候,那深深的乳沟和饱满硕大的酥胸都有一部分露在外面,毫无遮掩!

  「我不在宗门里的时候你们竟如此的打扮!女为悦己者容!你们这样打扮是为了想给谁看!」楚逍遥在心中愤怒的想著。

  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开口说道:「清儿,为师是被妖兽偷袭所伤……」
  接下来他将整个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夏清他们三人一听才算恍然,心想那山谷里果然有妖兽,而且竟然有结丹中期修为的实力!

  夏清听楚逍遥说完,知道他已经时间不多了。而夏清早已是熟视了死亡,对于他的第一个师父青云派掌门商无量,还有那么多的青云派同门的战死,他的心中也都早已淡然了,再加上这几年来死在他手中的修士也不少,所以此刻他面对即将撒手人寰的楚逍遥也显得格外的冷静。

  就在此时听到楚逍遥自嘲的一笑,开口说道:「要怪就怪为师不听人劝,这也算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吧。」

  夏清听他如此一说,更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于是他想了想开口说道:「师尊,以你现在的伤势情况,恐怕是回天乏术。谢儿她正在闭关,我就算是让人去把她叫来,她也没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徒儿想问师尊一句,您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事儿,尽管吩咐徒儿,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会想办法替您完成心愿。」

  楚逍遥听了惨然一笑,说道:「为师倒没什么放不下的,只是这两位如夫人……」他指了指陈妙玄和萧灵素又接著说道:「为师走后希望你能帮我好好照顾她们,我在此就将她二人送给你做侍妾。」

  「啊!」

  「什么!」

  他的话音一落,就传来了陈妙玄和萧灵素二人的惊呼,呼声中还充满了愤怒!
  陈妙玄刚才心中涌起的柔情此时已经荡然无存!她心中在想:「姓楚的,你若是死了,我自然就成了少主的女人,哪还用你像现在这般把我像物品一样的给送出去!」

  不过她也是暗中一喜,知道不管怎样她和夏清之间再也不用等上一年之久了。
  萧灵素的心中也是无比的羞恼,她看著楚逍遥,脸上已是冷笑连连,心想:「楚逍遥,你竟然将本宫像个物品一样送给你的徒弟!你也不想想,如果你死了,我的将来会需要你来安排?就算你活著,我若是想离开著合欢宗,还不是说走就走!」

  但她却见夏清没吭声,而且脸上不动声色,仿佛是把楚逍遥刚才说的话给默认了,她一见此,心中又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夏清之所以没有任何的表态,是因为他觉得楚逍遥刚才说的这番话实在超出了他的心里准备。而且他觉得楚逍遥不像是这样的人,临死前将自己的宠妾送给别人享受,一般男人都不会去这样做,更何况是他楚逍遥!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这时又听楚逍遥说道:「清儿,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合欢宗的宗主了,为师还有几句话要跟你说,是关于你修炼方面的事儿……」

  他说到这儿,对陈妙玄和萧灵素说道:「两位夫人还请先回避一下,我要跟清儿说一些男人在双修方面的一些私密,特别是他纯阳宝体更应该注意的一些事情,你们在此多有不便,还是不要听了。」

  他的话刚一说完,陈妙玄和萧灵素扭头就走了出去,此时她二人心里也都是乱糟糟的,想出去让心里静一静,而且也不想再多看楚逍遥。

  楚逍遥看著二女婀娜诱人的背影,嘴角不经意的勾起了一抹冷笑,等二女走出密室并将门关上的时候,他手一挥开启了屋内的禁制。

  夏清也是目送二女走了出去,但他随即感觉到屋内的禁制也打了开来,不禁纳闷楚逍遥到底要跟他说些什么竟然如此的隐秘,他一边儿扭回头一边儿说道:「师尊……」

  他刚扭过头,就见一道黄色的光团从楚逍遥的眉心飞出,直奔他的面门而来。夏清也算是眼疾手快,一抬手就将那光团抓在了手里,双眼一眯冷然问道:「师尊,你这是要干什么?」

  因为有过曹兴想对他夺舍的前车之鉴,所以他对这夺舍之事恨之入骨,在内心中所不齿。

  只听那光团里传出楚逍遥惊慌的声音:「清儿,这是师父的全部魂识,师父打算在临终前送给你,这里面有师父的所有修行经验,还有数百年的修炼心得。你快放手,让师父的魂识进入你的识海就行了。」

  夏清手里捏著这个光团,脸上阴晴不定,但心中已是怒火滔天!楚逍遥居然想对他进行夺舍,而且还对他如此哄骗!他此时若是手上稍微用力一捏,将这个光团给捏爆,那楚逍遥也就立刻魂飞魄散了。

  他想了想微微的一笑,说道:「既如此,我就如你所愿。」说完后手一松,那团黄光立刻就没入他的眉心不见。

  ……

  楚逍遥怎么也没想到夏清会有混沌珠,临死前他才发现自己的一切算计都落空了,还让夏清的魂识在混沌珠的帮助下吞噬了他的魂识,让夏清的神念壮大到跟结丹中期的修士一样!

  过了将近半个时辰,夏清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看著死不瞑目的楚逍遥,冷冷的一笑站起身来,挥手解除了禁制,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密室。

  他一出密室,就见陈妙玄和萧灵素二女在密室的门外来回的徘徊,于是说了句:「楚师已经逝去,你二人进去看他最后一眼吧,至于他的尸身,还是你二人看著想怎样处理都行。」

  他见二女走进了密室,自己也向合欢大殿而去。

  ……

  夏清坐在合欢大殿中间那张以前只有楚逍遥才能坐的掌门之位上,心中思绪万千。他通过刚才吞噬楚逍遥的记忆得知,一开始楚逍遥收他为弟子确实是起了爱才之心,因为他是紫元龙体,楚逍遥想将他培养成一个绝代人物,好将合欢宗给发扬光大。

  但却在这近半年来,楚逍遥的内心越来越不平衡,对他夏清在各方面是越来越嫉妒,于是心中开始有了对他进行夺舍的想法。按照楚逍遥原来的计划是打算等到他的修为到了筑基期大圆满的时候,再找个时机对他夺舍,楚逍遥也知道夏清一旦结丹,想再对他一个宝体的结丹修士夺舍,那可能就是痴心妄想了。
  楚逍遥之所以要坚持逃回合欢宗,其目的就是为了回来对他进行夺舍!知道自己的肉身已无法维持,性命殒落在即,所以打算回来夺了他夏清这具紫元龙体的肉身,这样不仅自己可以拥有一具更强大的肉身,还可以拥有他夏清的一切!这样做是一举数得!

  而且他在逃命回来的路上就计划好了,在夺舍前先将陈妙玄和萧灵素二女送给夏清为侍妾,这样等他占据了夏清的肉身之后,不仅谢翩跹和潘粉儿等四女都成了他的女人,而陈妙玄和萧灵素依然还是他的女人!

  夏清在楚逍遥的记忆中,甚至还发现了他曾经想象著自己成功夺舍之后,如何在床上奸淫谢翩跹和潘粉儿四女的龌龊幻想!

  「楚逍遥,你居然想占有奸淫我的女人,没想到却将自己的两个女人都白白的送给了我。妙玄本就已经跟我私定了终身,我对素夫人从来没有任何的想法,但既然你将她送给了我,那么本人就笑纳了!」夏清在心中想道,此时的他依然是怒火未息。

  他在楚逍遥的记忆中,也看到了很多以前陈妙玄和萧灵素与楚逍遥分别在一起云雨交欢的场景,也看到了此二女在床上的种种妙态,以及那熟透了的诱人肉体。

  陈妙玄在床上的妖媚淫浪,大大的超出了他的想象,甚至可以和连黛一较高下!而且萧灵素之所以被称为万妙夫人,不仅仅是她拥有万妙宫,还有在床上的骚媚风情,也是妙不可言!但更主要的是,此女竟会跳一种在魔门女修中秘密流传的挑情裸舞,妙韵天魔舞!

  而且此时他已经知道,楚逍遥当日送给他的那两部功法,《天地阴阳大乐真经》和《梵欲圣魔功》因为自身资质条件所限,他自己根本就无法修炼至大成,也就只给自己各留了一份复制的玉简,但却一直未曾修炼。所以在陈妙玄和萧灵素二女的体内,并没有楚逍遥所布下的淫种!

  「这两个在床上如狼似虎的娇娃,我若是不让她们成为谢儿、粉儿等几女的好姐妹,那岂不是暴殄天物!又怎能对得起你楚逍遥?」夏清想到这儿,心怀稍畅。

  现在的他更加认识到修真界人心的险恶了,为了不让自己殒落,做师父的竟然会对自己的徒弟夺舍!

  ……

  陈妙玄和萧灵素站在楚逍遥的尸身前已经半晌儿,都是不喜不悲的面无表情。
  此时在她们的心中对楚逍遥是无比的憎恶,在修真界凡是修炼双修秘术的女修,都对男修将自己的侍妾转赠给他人的这种行为所不齿。

  这种做法往往是代表著被转赠的侍妾元阴被他自己给吸采的差不多了,再也无法恢复,于是送给别人随意玩弄;还有就是自己玩腻了,于是弃之如敝履,送给他人。

  在修真界有一些元婴期和化神期的高阶男修,有时会将自己玩腻的侍妾赏赐给手下的弟子,或与自己关系较好的同道之间,用来跟对方的美貌侍妾进行相互交换。

  那些被人赠来送去的女修,下场和结局往往都是非常凄惨的,基本上都是最后被人玩腻了,再当做炉鼎给采尽元阴而香消玉殒。

  所以这种会将自己的女人转赠给他人的男修,在修真界是最让修炼双修秘术的女修所痛恨的。她们二人万万没想到楚逍遥也会做出这种事儿,也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事情有朝一日也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萧灵素的内心正在跌宕起伏,耳边却传来了陈妙玄悄悄地传音:「妹妹,你下一步想作如何打算?」

  「我还没有完全想好,姐姐是不是打算随了夏少主?」萧灵素也传音道。
  「没错,我是想留在合欢宗,和谢姐姐、粉儿她们成为姐妹。我希望妹妹也能继续留在合欢宗,咱们几人从此一起共同辅佐少主,你就别再四处飘荡了。」陈妙玄道。

  「姐姐怎能断定少主确实能收下咱们?就算他收下了,我也怕他是一时图个新鲜,过后若是再嫌弃咱们,那该如何是好?」萧灵素对此事忧心忡忡。

  「呵,妹妹怎也变得如此缩手畏脚的了?像少主这样的纯阳宝体,也只有修炼双修媚术的女修才能在床上真正对他的胃口,一般的女人在床上又怎能让他尽兴?那些节妇烈女又怎可能有机会上了少主的床?」陈妙玄不屑的说道。

  萧灵素听到此,脸上渐渐的有了笑意,又听到陈妙玄传音道:「妹妹不会对自己床上的手段没有信心吧?姐姐我是希望能有你做个伴儿,将来好跟火凤香鸾殿里的那两个妖精一较高低。」

  她如今已知道夏清在床上一夜连御几女都不在话下,就连谢翩跹和潘粉儿这样结丹后期的女修都无法单独让他尽兴。暗忖自己虽然淫荡,但也未必能招架得住,与其担心回头在床上无法满足夏清而有可能被他冷落,还不如将萧灵素也一起拉上做个伴儿,两人共侍枕席。

  萧灵素听到此,风骚的抿嘴儿一笑,回传道:「姐姐此言差矣,火凤香鸾殿里现在可是有四个妖精呢。」

  陈妙玄也笑著传音:「那两个小的还没结丹,仅仅是筑基期的修为,在床上又怎能跟你我相比?我倒是在意那两个大的,一看就知道花蛤没一个是能闲得住的。」

  萧灵素听了再也忍不住,笑的是花枝乱颤,娇声传音:「那妹妹我就一切听从姐姐的,咱姐俩儿如能都被少主给收用了,姐姐随后就搬到妹妹的万妙宫里住吧,咱们跟火凤香鸾殿暗中较较劲儿,看少主在哪儿留宿的次数更多!」

  陈妙玄听了点了点头,当下不再传音,指了指楚逍遥的尸身说道:「少主让咱俩儿处理此人的这副尸身,你看怎么办才好?」

  「怎么办才好?难道姐姐还想将此人的这副皮囊给风光大葬?」萧灵素一边儿说著,一边儿蹲下身去,从楚逍遥的手上摘下了他的储物戒,将神识进去从里面拿出了个羊脂般的白玉牌,又接著说道:「这是我万妙宫的禁制玉牌,从今天开始就将永远的易主了。」

  然后她又从腕间的储物镯中拿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玉牌,和手中的储物戒一起递给了陈妙玄,说道:「妹妹万妙宫的玉牌姐姐也拿著一个,这个储物戒就由姐姐来亲手交给少主吧。」

  陈妙玄看了看手中的玉牌和玉戒,将玉牌给收了起来,笑著低声说:「是宗主,妹妹以后可千万莫要叫错了。」

  萧灵素也低声一笑,还俏皮的吐了吐小舌头,然后冲著楚逍遥的尸体一指,就见那尸身漂浮了起来,陈妙玄没有任何感情的看了看楚逍遥的尸体,然后从指间弹出了一个火球,不大一会儿就将他的尸身烧的连灰都不剩!就连体内那已碎裂的金丹都一起给熔掉了!

  二女做完这一切,相视一笑,就转身莲步轻移,向合欢大殿而去。

             第六十四章志在京城

  当陈妙玄和萧灵素二女来到合欢大殿的时候,见夏清正坐在那儿一手托腮低头沈思。

  她们袅袅婷婷的来到他面前三尺远的地方,一起微微躬身施礼。

  「妾身陈妙玄见过宗主。」

  「妾身萧灵素见过宗主。」

  两位美妇脆生生的齐声开口娇语,同时心中也都知道,她们这微微地躬身,正好能将露出来的一小部分饱满的酥胸和半截深深的乳沟呈现在夏清的眼前。像她们这样修炼淫功媚术的女修,对于每一个能引诱男人的身段儿和姿态,都能运用的恰到好处。

  夏清还没等从沈思中抬起头来,紧接著就听到了陈妙玄的快速传音:「宗主,妾身刚才在后殿的密室中已将灵素妹妹给说动了心,已经商量妥当,她愿意选择继续留在合欢宗,追随与宗主。」

  陈妙玄早就与他暗通款曲,如今楚逍遥已死,二人之间再无任何障碍,他今晚就可以将她给收用了。此时听她传音说萧灵素已决定留下来,心中更是大喜,心想只有将这两个美妇都给收用了,才能消了楚逍遥对他的夺舍之恨。

  想到此他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二位夫人不必多礼。」

  陈妙玄和萧灵素听他如此一说都笑著抬起头来,扭动著那熟透了的娇躯向他走了过去,一左一右的挨坐在了他的身旁。

  「宗主,以前你也叫我姐妹二人为夫人,现在还叫我们夫人,这现在和以前虽然称呼没变,但含意可大不相同啦。」陈妙玄娇滴滴的说著,顺势将半边身子靠在了夏清的身上。

  「哦?有何不同?你们以前是宗主夫人,现在不还是宗主的夫人吗?」他故意跟这两位美妇调笑。

  「宗主可真坏,明知故问,以前那个姓楚的短命鬼,怎能与你相比?」萧灵素说著,也抱住了他的一只胳膊,将一只豪乳贴在了上面。

  夏清听她二人如此一说,也知道楚逍遥临死前将她二人送给自己做侍妾的这一举动,已让她二人对其恨之入骨。

  于是他也就不再掩饰对楚逍遥的恼怒,开口问道:「你二人将姓楚的尸身给处理好了?」

  「放心吧宗主,那人除了这个储物戒,在这世上什么都不剩了。」陈妙玄说著将俏脸儿轻轻地偎在了他的肩头,又接著说道:「宗主,我来把这个象征著合欢宗宗主的信物给你带上,看看大小合不合适。」

  她说著一只手拿出了那个散发著淡淡光晕的青玉戒,另一手轻轻握著了夏清的手给抬了起来,往他那修长的手指上一戴,正好戴在尾指上不松不紧。

  「呵,真是太好了,这储物戒宗主带上正合适,看来这合欢宗,还有我们姐妹二人就应该是宗主的。」陈妙玄说著,声音越发的娇媚。

  夏清看她如此媚态,禁不住低头在她的樱唇上亲了一口,只听到陈妙玄又轻声嗲语:「宗主,玄黄锺和那姓楚的所积攒下来的东西都在里面,这合欢宗以后就是你当家了。」

  夏清微微一笑,但还没等开口,另一边的萧灵素就摇著他的胳膊撒娇道:「宗主,妾身可不愿意啦,你刚才跟玄姐姐香了一个嘴儿,妾身也要。」

  听她这么一说,夏清张开双臂将这两位妇人都搂在了怀里,又吻住了萧灵素的小嘴儿,这美妇趁机将香舌暗吐,让他吸吮了几下。等二人唇分,萧灵素已是面带娇羞,只见她拿出一个羊脂玉牌,嗲声说道:「这是妾身万妙宫的禁制玉牌,宗主以后就是万妙宫的新主人了,妾身随时恭候宗主的临幸。」

  夏清将玉牌给收了起来,此时他左拥右抱,这两位美妇在他的怀里娇声嗲语,让他色心大动,也不禁暗叹此二女真是两个勾魂尤物,不仅媚术了得,而且在床上淫浪起来,一定也是妙趣无穷。

  他知道若是再跟这两位美熟妇如此般地亲热胡混下去,自己肯定会忍不住将她二人拥入后宅的卧房中去,在大床上翻云覆雨。

  于是他开口道:「两位夫人,今天发生了如此的大事,粉儿她们还在那边等候消息,咱们应该过去一趟将此事告知,省得她们一直在那边等的心焦。从现在开始,你二人就是我的四夫人和五夫人,今明两晚,我会将你二人都给收用了。」
  「四夫人和五夫人?难道宗主……」陈妙玄听他如此一说,禁不住开口问道,就连萧灵素也一脸的疑问。

  「你二人有所不知,我在外面还有两位外室夫人,她们已跟随我有很长的日子了,其中一人拥有九阴白狐宝体。此事谢儿和粉儿还有曼云、春艳她们四人都知道,本来就等著谢儿出关后将她二人给接回合欢宗呢,没想到今天出了这么一桩事儿。那两位外室夫人,其中拥有九阴白狐宝体的名叫唐瑜儿,我早就将三夫人的位置留给了她,另一位名叫兰凝香,人称兰夫人,她的修为在你们几女中最低,等她来了就让她排在你二人的后面,做六夫人吧。」夏清跟她二人解释了一番。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陈妙玄的双眼一亮,说道:「唐瑜儿!宗主说的可是瀚珑坊的唐瑜儿?」

  夏清一听纳闷的问道:「玄夫人怎会知道瑜儿?」

  陈妙玄抿嘴儿一笑,说道:「宗主忘了妾身手头掌握著合欢宗所有的密谍吗?在去州府擂台比试之前有一天,我和素夫人看到在瀚珑坊的方位有人结丹失败。妾身后来派人去暗暗打探,前些天密谍回报说在瀚珑坊的怡宝阁恰巧见到了个绝色女修,说她的修为在假丹的境界,估计上次结丹失败的就是她,妾身才知道了此人,想不到竟是宗主的外室夫人。嘻嘻,真是巧了。」

  她说完后美目一转,也知道了夏清上次外出一定是去瀚珑坊跟那唐瑜儿欢会去了。

  萧灵素听她说完,也不禁掩嘴儿娇笑,说道:「既然宗主的三夫人是九阴白狐宝体,那我和玄姐姐也就认了,反正大家以后都是姐妹,都是宗主的女人。」
  陈妙玄一听觉得她说的也是,在合欢宗是宗主夏清的第几夫人并不重要,能一直得到他的宠爱才是最重要的,还是在床上多讨他的欢心,这才是最关键的。
  想到这儿陈妙玄也就并不在意,用手挽住了夏清的胳膊,嗲声说:「宗主还是领我们去见粉儿姐姐吧,别让她在那边一直挂心了。」

  她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想的是早去早回,好尽早的和夏清上床去颠鸾倒凤,她已经很久没有被男人给压在身下了。

  一想到这个,她立刻就觉得浑身发烫……

  ……

  当潘粉儿和柳曼云、邓春艳听了楚逍遥已经殒命的消息,她们三人当时都呆住了。

  潘粉儿没想到事情竟会发生如此的转变,她之前和谢翩跹还商量著等夏清结丹后打算逼楚逍遥退位,现在已完全不用,而且就连陈妙玄和萧灵素也都被夏清给纳为夫人。

  她想了想问夏清:「宗主,现在楚逍遥已死,合欢宗已是你的天下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夏清嘴角掠过一抹笑意,握住了她的小手,说道:「等谢儿过两天出关后,再让玄夫人召集门内的各位堂主宣布此事,让他们将这个消息下达给宗门内的弟子知道,先尽量不要散布到整个永安州,等门派内的人心都稳定下来后再说。」
  潘粉儿听了点头称是,又见夏清对陈妙玄说道:「玄夫人,回头安排你手中的人多往京城去布局吧,等京城的万修大会之后,咱们合欢宗若是也能成为护国神派之一,到时候君命不可违,必须在京城开设道场,那咱们就一同去京师玩玩儿。原本以为这个机会是属于楚师的,但他现在已经殒命,对咱们来说等于是天赐良机。」

  诸女听了他的话后都是心头一震,知道他下一步已是志不在青云山,也不在永安州,而是在京城洛暘!

  她们都是心中大喜,如果夏清志存高远,又有她们在身旁的尽心辅佐,如果去了京城之后能站稳脚跟,再慢慢地将合欢宗的名声给振作起来,那她们也能跟在他身边扬眉吐气!

  夏清见这几女都是面露喜色,又接著悠悠的说道:「想我大隋定都洛暘城,我曾经在青云派的藏经阁读过有关的山川地理介绍,说那里是依山傍水,人杰地灵,灵气充沛盎然,不仅是我大隋最佳的风水宝地,而且是龙脉聚集之地!在那里修士云集,天下最好的丹药、法宝都会在那里涌现,如此绝佳的修行场所,人间繁华重地,我等又怎能错过?在那种地方修炼不仅可以磨练心性,更重要的是会有更多的机缘!」

  潘粉儿几女听的已是眼中发亮,夏清说的这些她们又何曾没听说过?只不过是以前没机会去那儿罢了,现如今机会就摆在眼前,只要夏清或柳曼云他们其中有一人能取得万修大会的前两名之一,那合欢宗就能在京城洛暘开设道场,从此在那儿立足!

  这时只听陈妙玄娇声道:「到时候若是能去京城,宗主可一定要带上妾身啊。」
  夏清听了微微一笑,说道:「谢儿你们几个我都会带上,没有了你们这些妙人儿在我身边陪伴,那到时候长夜漫漫,又该如何打发?」

  众女见他说的露骨,都抿嘴儿娇笑不已。

  又聊了一会儿,夏清看看天色估计已到戍时末,就对萧灵素说道:「素夫人明天好好准备一下,我们都还没去过你的万妙宫,明天酉时正我和她们几人去你的万妙宫中欢宴,晚上我就在宫中留宿。」

  萧灵素听了风情万种的睨了他一眼,说道:「那明天灵素就在宫中等著宗主和各位的光临,也等著晚上和宗主鸳鸯交颈,被翻红浪。」说完后她盈盈的站了起来,深深地看了夏清一眼,飘然而去。

  潘粉儿待萧灵素远去后,笑著问夏清:「宗主,你今晚和妙玄妹妹打算是在火凤香鸾殿洞房呢,还是去那边合欢宗的内宅?」

  夏清先搂著她亲了个嘴儿,然后笑著说:「乖粉儿,我当然是去那边的后宅收用玄夫人,那儿也是我未曾去过的地方,我要在那里让玄夫人成为我的名符其实的夫人。」

  说完他松开了一脸娇羞的潘粉儿,拉著早已是春情难耐的陈妙玄起身而去。
  ……

  二人来到了原先楚逍遥居住的内宅,陈妙玄先解除了禁制,然后拉著夏清的手一起走了进去。

  夏清见她进来后又从里面将禁制开启,将这内宅与外面完全隔绝。

  他于是无所顾忌的将她轻轻地往怀中一带,这美妇人顺势就扑入了他的怀中,二人紧紧地搂在一起。夏清毫不客气的吻住了她的小嘴儿,陈妙玄连忙奉上香舌,任他吸吮。

  夏清一边儿和她亲著嘴儿,一边儿解开了她腰间的丝带,将手伸了进去,隔著她的小衣抓住了她的一只软绵绵的豪乳,轻轻地揉捏著。

  过了一会儿,二人唇分,陈妙玄娇喘嘘嘘的说道:「宗主,别在这院中调戏妾身了,咱们还是到房中去,让妙玄在床上给宗主效力。」

  夏清听了轻笑著说:「好夫人,先别著急,咱们有一晚上的时间呢,只怕你到最后会全身瘫软无力。我还没到过这后宅,你先领我四处逛逛,参观参观。」
  陈妙玄妩媚的一笑,一招手将掉落在地上的丝带收起,就任身上的裙衫敞开著,挽住了夏清的胳膊,娇声说:「那宗主请随妾身来。」说完后扭著肥臀挽著夏清向里面走去。

  ……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夏清在陈妙玄的陪伴下才将整个后宅转了一个遍儿,看完后他微微蹙眉道:「想不到这后宅竟如此之大,一共有七个院落,是中间一个最大的被周围六个稍小一点的环绕著,这七个院落的布局基本上都一样,都内设卧房、修炼的密室、还有温泉沐浴的浴室,甚至还各有一个小花园。而且每个院落都有角门暗中相通,都布有不同的禁制。夫人,这后宅只有你和楚师二人居住,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院落?」

  陈妙玄听了将小嘴儿一撇,说道:「宗主有所不知,那姓楚的当初让人建了个这么大的宅院,就是为了将来好蓄妻纳妾用。中间的那个院落是他自己居住的,周围的这几个是给我们这些姬妾们住的,妾身住了其中的一个,另外那五个都是空著的。但里面的家居摆设却都一应俱全,而且经常派人打扫,所以都一尘不染。」
  她说完后见夏清一脸恍然,就又接著说道:「我本来并不在意他纳妾,他是一个以双修功法为主的男修,又是一派之主,有几个侍妾也属正常。但他当初在外面有了素夫人,我让他给带回来,他却一直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防著我跟防贼似的,以至于最后让我恼羞成怒,跟他反目。」

  她说完这些后仍旧是一脸的悻悻之色,那两个硕大饱满的酥胸随著深深地呼吸而上下起伏著。

  「这么说看来你的心里还是忘不了他。」夏清听完她的话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的这句话在陈妙玄的心中如同一道惊雷,她见夏清眼睛看向别处,脸上冷得像是要结了冰。

  「噗通!」

  陈妙玄一下子跪在了他的脚边,一脸惶急的说道:「宗主莫要误会,在妾身的心中,那姓楚的和你根本无法相比,他胸无韬略却徒好虚名,行事做派根本不像一门之主。就连当年青云派和血河门的那场大战,事后合欢宗去收拾残局,也还是当时妾身给他出的主意,他自己哪有那个谋略?妾身的心中现在真的只有宗主一人,心甘情愿的等待宗主收用,愿意以后与宗主长相厮守,不离不弃。妾身说的话句句发于肺腑,还望宗主相信妾身。」

  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夏清对她产生什么误会,她对夏清早就芳心已许,而楚逍遥又已经死了,眼看著他二人马上就可以成就好事。谁知道因为自己的说话不慎,而引起了夏清的不快,她知道男人在这方面是最自私的,根本容不得自己的女人心里还装有别的男人。

  她也知道若是此时夏清因为恼怒而拂袖而去,那他二人之间就再也没有在一起的可能,自己的一切愿望都会落空。所以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自己是结丹期修士的身份,而向他跪了下来,软语解释。她才不管什么夏清的修为比她低之类的,只知道此人是她将来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

  夏清看著她的双眼,听她将话说完,不由得心中一疼。他知道自己是因为楚逍遥对他夺舍这件事情而一直耿耿于怀,所以一听到陈妙玄说起楚逍遥就引起了心中的不快,以至于刚才说话的语气和脸色吓住了身边的佳人。

  他伸手将陈妙玄轻轻地扶起,搂在了怀里柔声说道:「夫人,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都过去吧,以后在咱俩之间谁也不许再提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我会待你如同谢儿她们一样,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儿委屈。」

  陈妙玄一听,也紧紧地环手抱住了他的腰,在他的怀里撒娇的扭了扭身子,嗲声说:「宗主刚才可是快吓死妾身了,还以为宗主不想要我了呢。」说完淫媚的一笑,踮起脚尖儿搂住夏清的脖子向他吻去,主动奉上樱唇。

  夏清一边儿吸吮著她的香舌,一边儿将手伸入了她的怀里,握住了她那硕大的豪乳,揉弄了几下后就捏住了她的乳尖儿,轻轻地在手指间捻玩著。

  过了半晌二人唇分,陈妙玄感觉到他的玉棒已经竖起,硬硬的顶在了她的小腹上,于是就将俏脸贴在他耳边嗲声说道:「宗主,咱们还是到妾身的房中去吧,让妾身将身子献给宗主,宗主可以在床上将妾身扒光后尽情地吸咬妾身的两个乳头,站在这院子中穿著衣服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