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禽如】【连载一】【作者:siwaqipao】
字数:5097


              第一章租房浴霸

  我叫禽如,禽是禽兽不如的禽,如是禽兽不如的如。这是我给我自己起的外号,不过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虽然自己经常在心里偷偷的呼唤这个名字,但是从不敢说不口。我的大名叫秦入,虽然名字比较普通但是意义较好,走入大学的校门,不过我却喜欢插入女人的「库房」。

  走进大学,也没感觉多么好,只不过大学被人变成了一种「必需品」。其实这就像吃饭,别人一日三餐,你却少吃一顿当减肥一样。

  进入大学,什么都可以忍受,食堂不熟的饭菜可以忍受,洗澡要按水量计费也可以忍受,但是忍受不了的就是宿舍,晚上睡觉,打呼噜,磨牙,梦游,说梦话,真可谓「夜夜笙歌」。试想一下,你睡得正香,忽然有人把你拍醒然后闭着眼睛对你说,借我手机玩儿玩儿是何感想。还有两个说黄段子,睡一个被窝的基友。

  几晚过后,我毅然决然的搬离了学校宿舍,在校门口与别人合租了一个两居室,也正因此,我的快乐有痛苦的大活开始了。

  你好,我叫秦入,大一新生刚搬来的。与我合租的是一名女生,也是大一的新生,不过比我大一岁,晚上了一年学。

  呵,你好,我叫莫茹,也是大一的新生,比你刚搬来两天,不过朝阳的房间可被我选咯。

  额,无所谓,那个,我能进门了吗。说实话我对这个女孩没什么感觉,长相虽然好看,个性也算开朗,不过我不喜欢她那浓浓的厚妆。

  就这样,算是相互认识了一下,送走了房东,准备收拾屋子,忽然闻到一股香味,唾沫下咽,走出房门看向厨房,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虽然我不太喜欢吃面条,但是这几天在学校里都没有好好吃过一段饭。看见莫茹还在厨房里忙活,显然自己有点多情了。继续收拾屋子,作为一个有洁癖的人,收拾屋子是一件很累的事,东西不多却收拾了近一个小时,出了一身的汗。准备拿沐浴乳去洗澡,路过厨房被莫茹叫住了。

  过来吃饭吧,等你呢。莫茹在桌下踢开对面的椅子。

  我木讷的走到桌前,这是你做的。对于刚见一面的女孩我不太知道该说什么,我也并不是那种天生下来嘴巴会勾引人的那种。

  嗯,我做的,第一次做,在家都是打下手,西红柿鸡蛋面还有炸鸡蛋,等你半天了,没想到你收拾屋子这么慢,面条都坨了。显然莫茹比我自来熟。

  这多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我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饿坏了。

  呵呵,你慢点,看来学校的伙食不怎么样啊,还有鸡蛋呢。

  你不知道学校的饭菜差吗,而且还需要排很长的队,好几个女的往前挤,根本就抢不到。

  不知道啊,我没去军训,请假了,你不会也往前挤啊,莫茹露出小虎牙笑道。
  都是女的,不好意思的,在这顿饭上我说话很少,基本上都是莫茹问我回答,光顾着吃面了。不过最后决定以后每天中午在学校吃,晚上莫茹在家做饭,不过我要打下手。菜轮流着卖。

  吃完了面,擦了擦嘴,便去洗澡了,等到擦完身子才想到,自己今天已经白吃了人家一顿,怎么还能让人家刷碗呢,抓紧走出去,看到桌子上的碗都没了,莫茹在看电视。我走过说,对不起啊,忘洗碗了。

  没事,给你留着呢,在水池里泡着呢,莫茹眼睛盯着电视说道。

  额,这一句话有点让我懵了,我承认我有点自恋了,但是也不能这么自来熟吧,好像认识好久一样。我唉了一声,便去刷碗了。

  你别唉声叹气的,我们是不是说好了,我做饭你打下手,洗碗也算是打下手的其中一项工作,你见过那个酒店掌勺的炒完菜之后还亲自刷锅的。莫茹的话音还没落,只听砰的一声,紧接着就是莫茹啊啊的惨叫声。

  我回过头,看见莫茹躺在地上,赶忙放下手里的碗跑了过去,把她扶到了沙发上,转身看见地上的水,才回过神来原来自己擦干身上的水就出来了刷碗了。
  看着躺坐在沙发上眼含泪花,手摁脚腕的莫茹,我竟然生出了一丝怜香惜玉之心,不过很快就被自己犯下的错误将要迎来怎么样的惩罚的时候,这怜香惜玉的心思就没得一干二净了。由于我们小时候被传统教育模式的灌溉下,知道要犯错误首先想到的就是请家长,然后被师当众教育羞辱。

  我打扫完地面,蹲在莫茹的面前,看着她依旧泛着泪花的双眼,此时的我真的很想用我的双手擦去她脸上的泪花。

  还疼吗,我傻傻的这么问了一句。疼,呜呜,这一问一答彻底打破了莫茹心中最后的防线,其实有时候人就这样,你跟别人打完架,这时候千万不能有人去找你说话,或者安慰你,只要一有人找你说话,这个时候你心里的防线就会崩塌,甚至痛哭出来。

  看着莫茹臃肿的脚腕,走,带你去医院,我穿上外套,背起她就下了楼,新亏这是夏末刚入秋,晚上还不算冷,我这人就是这样,如果我犯了错不帮她,我就会有一种负罪感,所以必须把这件事了结才可以。

  一路上我并没有说话,只是感觉脖子上湿湿的,我知道她在哭,这一滴滴泪水慢慢的哭化我那因为一个不是的女友而变硬的心。不是女友的女友,是因为我一直把这个不是女友的女友在心里当成是我的女友。

  去医院看了看脚腕,大夫问了问然后拿了药,最后只能叹一句,医院永远都亏不了啊。

  坐在大厅的躺椅上,我也算是安心了一些。困了吗,对不起啊,没想到我来的第一天就让你受伤了。没事,只不过你还对不起我一件事,卫生间的浴缸是我让房东昨天刚装的,你今天就用了,这件事是不是也算上。莫茹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不过你带我来医院,有帮我交钱拿药,本小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我微笑了一下,并没有说太多的话。休息了一会就背着莫茹回家了。

  回到家,我按照医生的方法对莫茹按摩脚腕,一开始自己不好意思,莫茹也不让,毕竟两个人是第一天认识而且又是一男一女,可是医生嘱咐了,没办法。一开始有点紧张,慢慢的便轻松下来。莫茹依然嗑瓜子,看电视,我对韩剧不感兴趣,只好低头按摩。由于莫茹是坐躺在沙发上,我只要一低头便会看见她睡袍下的私密地带。当第一眼无意看见的时候,我赶忙抬头看向别处,可是慢慢的头又不自觉的低了下来,紧接着又看向别处,然后头又回过来。慢慢的终于看清楚了,莫茹穿的是那种裙边内裤,像小裙子一样,有一圈蕾丝裙边,最中央是蓝色的,蓝配黑,给人一种优雅,清纯中带着蕾丝的。这个时候看着我是热血沸腾,我已经从按摩变成了抚摸,从脚腕变成了小腿到脚趾,「小禽兽」也在慢慢的长高,一阵一阵的冲动。莫茹似乎也感觉到了变化,慢慢的把头从电视上转了过来,我赶忙翘起二郎腿,遮住了「小禽兽」手确实依然继续刚才的抚摸,只不过加上了摁压。莫茹问道,我的脚腕肿了,又不是小腿跟脚面。脚腕肿了就要活血化瘀,所以要上下一起按,舒筋活血,懂不懂,不懂就看你的韩剧。我一本正经带着几分怒气说道。其实我还是有几分怒气的,不过来源却是「小禽兽」的「饿火」。莫茹转过头去,似乎也有几分怀疑,并用手拽了拽睡袍,把手放在了「仓库」上。我多么想起身把脱下裤,把她的脚放在我的肩上,把我的「禽兽」插进她的「仓库」里,把我的小小小禽兽射进她的「基地」里。

  就这样热血慢慢的在积攒,知道有一天,她在晚上回来的比较晚,一回到家就趴在床上哇哇哇的哭了起来,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站在门口看着,本来想等她苦累了,哭完了再问她怎么了,谁知道,她一哭就哭了一个多小时,看了看桌上做好渐渐凉了的饭菜又看了看继续趴在床上哭泣的莫茹,我自认为不是一个会哄人的男人。你哭完了没有,有什么事不能说出来,等吃完饭跟我说一说,说完了你再哭行不行,到时候你一个人哭一个晚上都没人管你。

  当我说完,莫茹哽咽了一会,站起来,啪的一声打了我一巴掌,我懵了,然后就被莫茹推了出来,过了一会,莫茹走出来,去了卫生间,只听哗啦啦的水声,知道这是去洗澡了。我深吸一口气,忍住没爆发出来,无缘无故被人打了一巴掌,而且是打在脸上,谁能不生气。我坐下吃着饭等着她出来问个明白,谁知道左等一个不出来,右等一个不出来,我忽然意识到莫茹会不会做了什么傻事,放下碗筷直接冲进了卫生间,看见莫茹在隔水帘后面的浴缸里躺着,我直接拉开帘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幅美妙的图画。鱼缸里的水漫过莫茹乳房,水珠分散在她的脖子周围,热气让莫茹的脸变得红彤彤的,秀发上的水珠是一种女人的美。

  莫茹,莫茹,我蹲下摇晃着她的脑袋,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啊的一声,啪的一巴掌有打了过来,正好一边一个。我这次彻底火了,大声怒道,你干什么。没想到莫茹比我声音更高,你干什么,色狼,一边喊一边拼命的用手巾遮盖自己的敏感地位。我以为你想不开出意外了,来救你,你还打我,之前你就打了我一巴掌,现在你又打我,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你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关我屁事,你打我干什么。秦入,你混蛋,我睡觉管你屁事,我之前打你又怎么样,谁让你在我生气伤心的时候凑上来,打就打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听完这话,怒火加色火,就算我不对,我的出发点是好的,你既然说我不能拿你怎么样,那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能不能拿你怎么样,这么多天的火了,我今天就来个「泻火」。

  秦入,你还不滚出去。莫茹继续喊道。我出去,好啊,我转过身,解开皮带,一下子就脱下了裤子,紧接着迅速迈入浴缸中,这个浴缸比较大,两个人也不显得太挤。

  啊,啊,啊,你叫啊,老子早就想草你了,一直没找到机会,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能不能拿你怎么样。

  莫茹使劲的挣脱,女人本来就没有男人劲大,现在又在水中,她又没吃饭,自然挣不过我,我把水放干,将莫茹的双手死死的用腿压住,她的腿在我的屁股底下,虽然小禽兽已经昂立已久,但是也不着急这一会。

  额,额,额,我嘴中故意喘着粗气,发出声音。我将脸埋进了她的奶子中,舔,咬,晃,不停的用脸摩擦着她的双峰,莫茹一直在挣扎,喊着救命。事到如此,已经不能停手了,不停手也许是另外一片天地,如果停手了那么等待我的将会是铁墙的天地。我用舌头从她的小腹上一直舔到了她的脸上。

  「啊……不要……呼呼…不要,求你……对不起,不要,不可以……求你了,秦入不要再舔我了」

  「好啊,我不舔你了,你叫我好老公,我就不舔你了」

  好,好,我喊我喊,好……老公,我已经喊了,求你了,不要再舔了。莫茹哭泣道。

  你哭了,那好,我好老公就不舔你了,对不起啊,好老婆。我该干你了,你都叫我老公了,那我就该履行老公的职责啊,干老婆啊,对不对,老婆。

  我把莫茹像死狗一样的拉起来,直接吻上了她,她紧闭着嘴巴,舌头实在进不去,我用手直接插进她的小穴里,啊的一声,很好,她把嘴张开了,我使劲吻着她,不管她的感受,额…啊……嗯……嗯看着她的样子,小禽兽已经忍不住了,直接把她放在地上,插了进去,莫茹大叫了一声,原来她还是个处女,小B很紧,小禽兽在里面难以进退,我不停的闻着她的脖子,在她的耳边吹气,慢慢的,慢慢的,松了一点,也有湿润了很多。

  嗯……嗯……嗯……额,连续抽插了一百多下,莫茹也从死狗变成活狗,又从活狗变成了死狗。感觉要射了,赶紧快速抽插起来。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嗯……啊……额。小禽兽把小小小禽兽射在了莫茹的基地里。我看着她躺在地上的样子心中不仅心疼了起来,抚摸着她的脸庞,替她梳理着头发,她慢慢的睁开眼睛,就一直盯着我,留下了两行泪,我与她对视了好久,说了一句,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说完,感觉小禽兽有硬了起来,便又想插进去,可是被莫茹拒绝了,我盯着她的眼睛,没有再往里插,莫茹见我没有反应后,没想到说了让我意外的话,放到嘴里吧,我没劲了,你自己来吧,完事之后帮我洗洗澡,然后上床睡觉,然后就闭上了眼睛,这说明莫茹已经接受我了,可是我却高兴不起来,反而有点想冒酸水,感觉对不起她,我依然把她扶起来,让她蹲在地上,按住她的头,把小禽兽塞到了她的嘴里,手按住她的头不停的前后运动着,莫茹的舌头也悄悄地滑动,嗯……嗯……嗯……哼……哼……嗯,额,我喊了一声,把精液射到了莫茹的嘴里,甚至有一些冲了出来,跑到了莫茹的鼻子里,脸上。

  就当我想拿出,小禽兽的时候,看到莫茹睁开了眼睛,瞪了我一眼,我感觉不好,可是没想到莫茹直接咬了一下我的小弟弟,有些疼,不过不是很痛那种,只见莫茹把嘴里的精液咽了下去,站起来瞪着我说,禽兽,无论是我的上面还是下面第一次都给你了,如果你要是敢想之前那个男人那样背叛我,我就把你的小弟弟,生生地咬下来,然后在当着你的面吃下去,你信不信。我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赶紧点头,然后小声的说道,后面有第一次吗,要不也给我。莫茹抬手就要打,我直接拿住她的手,把她按到墙上,强吻了过去,嘴中还遗留着自己精液的腥味,不过这一次莫茹的舌头主动的迎了上来,在乱吻过后,莫茹抱着我说,后面第一次保留,等你什么时候表现好了再给你,答应我,对我好点,行吗。
  我吻着她的秀发,在她耳边说道,老婆,老公会对你好的。可是你刚才说的禽兽,是指我还是(小禽兽又硬了起来)。讨厌,都是,下面的跟上面的都是禽兽,撅起了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4741586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