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淫欲天麟——丝袜空姐淫乱】(2-12)作者:drj66533139
字数:76945


第02章

  华灯初上的时候,办公室内的这场淫戏才堪堪结束,徐天麟一颤一颤的低吼着将卵蛋袋里最后一点精液射进姚婷娇嫩的小穴,然后就搂着美女空姐柔软的娇躯踹着粗气,徐天麟的卵蛋那异于常人的造精能力,使得他每次射出的精液都又多又浓,近三个小时的淫乱,姚婷和王茉洁两位美女空姐娇嫩的子宫都让精液灌得满满的。

  到底是40几岁的人了,分别在两位美女空姐穴里射了几次后,徐天麟累的腰都直不起来,只得趴在姚婷身上含着美女空姐的乳头缓缓劲,原本胀的满满的卵蛋袋现在像漏气的气球似的干瘪着。

  好一会儿,徐天麟才爬起来开始穿衣服,两位美女空姐也赶紧起身收拾起被操的一塌糊涂的下体,只见原本含苞一般闭合着的阴唇现在大大的翻开着,穴口的嫩肉毫不知羞的裸露在空气中,阴毛、穴口、屁股还有丝袜上到处都是淫迹斑斑,有徐天麟的精液,当然也有美女空姐骚穴分泌出的淫液,更大量的精液还在小穴深处没流出来。

  两位空姐拿出湿巾简单的将小穴擦了一下,又拿出卫生护垫垫在内裤上防止小穴深处的精液流出来,匆匆穿好了衣服,赶紧拿出包里的避孕药服下,被那么大量又浓稠的精液射进子宫,姚婷和王茉洁只得祈祷别被搞怀孕了才好。

  根据当初签订的包养协议,徐天麟绝不会带套而且一定要内射,两位美女空姐需要自己想办法避孕,如果两位美女空姐被干怀孕了,徐天麟只会支付打胎的钱,其余营养费、损失费一概没有,这是为了防止有些女人以怀孕为由敲诈他。
  虽然徐天麟不缺钱,但不喜欢被人胁迫。在徐天麟认为,我给你的,才是你的,我不给,你不能张嘴要。因此,在那份条件极其优渥的包养协议中,才会有这么唯一一条比较苛刻的条款。

  离开金林国际大厦,王茉洁与姚婷匆匆分了手,打车回到了家里,看见男友在卧室上网,王茉洁打了声招呼就钻进了厕所洗澡,穴里还夹着一大泡浓精,丝袜裆部还破了个洞,王茉洁可不敢这样去见男友。

  在飞机上站了大半天,刚下飞机又让徐天麟一顿操,王茉洁现在感觉身子像散架了似的,淋了会热水浴后,王茉洁岔开双腿蹲在地上,一手拿着莲蓬头,一手将小穴大大掰开,抠着小穴深处让精液流出来。

  刚才在楼道里趁着没人,王茉洁将内裤上的卫生护垫取了下来,那张护垫已经被穴里倒流出来精液浸透了,而现在仍然有大股大股的浓精顺着热水从穴里流出来,「真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精液,真是头畜生!」王茉洁小声抱怨着。
  「你怎么就这么贱!」王茉洁心里小声骂着自己,「让一个年龄可以做你爸爸的男人搂着你身子肆意淫弄,连套子都不带直接射在体内!」

  王茉洁心里一阵恶心,但是想到银行户头上那一长串的数字,王茉洁心里又妥协了,那是正常情况下自己一辈子也挣不了的数目,有了这些钱,不用一辈子为了房贷、车贷劳碌奔命,可以惬意的享受生活的乐趣,还有古驰的包包、爱马仕的项链、香奈儿的化妆品,这些平时只能在杂志网络上过眼瘾的东西现在都能拥有,以后还可以置上一两处固定产,做些自己喜欢的事业,既然上天给了自己如此娇美的容颜,那就不仅只做一个漂亮的女人,还要做个优雅有品位的女人,这些所有的梦想都离不开钱。

  洗完澡后,王茉洁将带着痕迹的内裤洗了,破了洞的丝袜不敢留着,只好藏到包里明天扔掉。

  睡觉时男友的手不安分的在王茉洁奶子上抚摸着,「亲爱的,我今天好累,改天吧好吗?」王茉洁疲惫地说着。「哦,好吧。」男友失望的回应着,听着男友丧气的语气,王茉洁一阵歉然,想着不久前在别人的办公室让外面的男人用各种姿势操了个够,现在自己男友想操却不给,好像说不过去,于是忍着全身酸痛答应了男友。

  男友顿时来了精神,爬起来去床头柜拿避孕套,「算了吧,今晚就不用那个了。」王茉洁说道,男友一听更是高兴,王茉洁在男友面前一直保持着矜持的淑女模样,一星期做爱几乎不超过2次,而且很多时候都要求男友带套,因为避孕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不戴套也容易患上些妇科病,因此能不戴套子干自己女友成了王茉洁男友最奢侈的享受,「反正都被别人射了那么多进去,也不差男友这点了,就让他高兴高兴吧!」王茉洁这样想着。

  男友跪趴在王茉洁身上,将王茉洁的白色吊带睡裙撩起到胸口,刚好露出两颗白皙圆润的奶子,王茉洁的奶子不算大,但胜在圆润挺拔,两粒鲜嫩的乳头缀在奶子中央,乳晕小小的,颜色是漂亮的鲜红色,馋得人恨不得一口吞下去,男友搂着王茉洁的娇躯,一左一右轮流吸舔着两粒翘立的乳头,随着男友的吸舔,乳头渐渐胀大起来,颜色也因充血变深了些。

  到底是20几岁的小伙子,刚舔了一会王茉洁的奶子,男友的鸡巴就硬挺挺的,不像徐天麟需要靠舔闻丝袜脚这种异样的刺激才能使鸡巴硬起来,男友急切切的扒下王茉洁的内裤,分开两条修长滑腻的玉腿,鸡巴在穴口上磨了两下就插了进去。

  「哼……啊!」不久前才被人爆操了2个多小时的嫩穴有点肿痛,男友猴急粗暴的插入让王茉洁不禁痛哼出声,男友听到王茉洁的哼声似乎得到鼓励,臂弯托起两条玉腿屁股一沉一沉的抽插起来,一边干,一边叼着王茉洁的奶子不住的吸舔。

  奶子上传来的阵阵快感让小穴的肿痛消退了不少,渐渐的被抽插的小穴发出了,「啪叽……啪叽……」的水声,淫液的润滑让王茉洁男友抽送的更顺畅,干的也更起劲,不过年轻小伙子冲劲足,持久却不行,望着女友被自己干的一颤一颤的两颗白皙的奶子,十分钟不到,就一声闷哼顶着王茉洁娇嫩的小穴射精了,不一会软趴趴的鸡巴就被王茉洁窄紧的嫩穴挤了出来。

  王茉洁正闭眼享受着男友抽插小穴带来的阵阵快感,男友却在紧要关头泄精了,只留下王茉洁满满的遗憾,望着男友射精后鼻涕虫似的软鸡巴和男友一脸的歉然,王茉洁心里一阵失望,心知男友射精后很难再硬起来,就起身去厕所简单冲洗了下小穴和男友相拥而眠。

          美女空姐王茉洁的白色吊带睡裙

               第03章

  美女空姐姚婷和王茉洁匆匆分开后,也都打车回到了家中,姚婷没有男友,是和闺蜜一起在外租的房子,一套两居室的公寓,姚婷回到公寓后,看见闺蜜房间紧闭的门里透出灯光,以为闺蜜和男友在里面,就没有打招呼直接进了自己卧室,放下行李后赶紧将淫迹斑斑的丝袜脱下来扔进垃圾篓,然后拿着换洗衣物去厕所洗澡。

  在厕所姚婷悄悄取下内裤上的卫生护垫,只见上面一大滩泛黄恶心的浓稠精液,小穴里还不住有更多的浓精缓缓流出来,浓精散发出的阵阵腥臭让姚婷直想吐,赶紧将护垫扔进厕所,脱掉衣服开始清洗,蹲在地上掰开小穴让热水不断冲刷小穴深处,好一会穴里的精液才算流干净了。

  舒服的热水澡洗去了一身的疲惫,姚婷换好衣服后从厕所走出来,恰看见闺蜜的男友略显慌乱的正准备钻进闺蜜卧室,「嘿,怎么了?小琪呢?」姚婷疑惑的问到,闺蜜男友转过身来,脸上有些虚汗和疲惫。

  「她和她们公司同事聚餐去了,晚点才回来。」闺蜜男友说完头也不回的进了卧室反手关了门。

  「嘁,神神叨叨的。」姚婷一边嘀咕一边回了自己卧室,关上门正准备换睡裙,眼睛瞥见垃圾篓外延悬着一截浅肉色丝袜袜筒。

  「奇怪,刚才明明折好扔进去了啊,难道?」姚婷疑惑着走到垃圾篓前,拾起刚扔的那双浅肉色超薄丝袜,一眼就瞥见一只袜筒的袜尖部位湿湿黏黏的,好像沾着什么液体,凑近鼻端一闻,一股熟悉的男人精液的腥臭味扑鼻而来,姚婷一脸的惊诧,另一只袜筒袜尖部位也有点湿润,仔细看好像曾有人把袜尖含在嘴里吸吮过,姚婷瞬间明白了,这是闺蜜男友干的好事,趁着刚才自己洗澡时偷偷溜进卧室,用自己穿过的丝袜手淫射精。

  原来姚婷闺蜜晚上和同事聚餐,闺蜜男友则一个人无聊的在房里上网,渐渐的就开始浏览色情网站,闺蜜男友也是个丝足爱好者,专挑那些丝袜脚的美图或者身着丝袜高跟OL制服被干的影片看,正看得鸡巴硬挺时,姚婷回来了。
  对于这个女友的闺蜜,他早就垂涎不已,不仅脸蛋比自己女友娇媚靓丽,身材也更显高挑,而且还是自己最喜好的空姐,想着那端庄妩媚的空姐制服,性感漂亮的尖头细跟高跟鞋和修长的丝袜美腿,鸡巴就硬的不行,无奈人家曾经是学校里的班花,多少男人都追不到,而自己又已经有女友了,平时只好意淫一下丝毫不敢表露。

  可是今天女友不在,鸡巴又硬的难受,不想就对着显示频上的图片手淫,于是就壮着胆子,趁姚婷洗澡时偷偷溜到她卧室,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换下来的内衣裤供自己手淫助兴,找了一圈没找到,却无意间在垃圾篓里发现了双浅肉色超薄连裤丝袜,袜尖还温温的,看来刚脱下不久,闺蜜男友登时欣喜若狂,仔细看发现丝袜裆部还破了个洞,一眼就能看出这位美女空姐刚做了什么。

  「哼,果然是个骚货,再漂亮也要被男人操。」闺蜜男友念叨着,将丝袜袜尖凑到鼻端深深嗅着,袜尖上有一股淡淡的酸味,那是美女空姐的脚汗味,脚汗已经结晶,呈现出发硬的形状,袜尖上能微微看出美女空姐的脚型,闺蜜男友如获至宝,赶紧掏出硬的发亮的鸡巴,将一只袜尖含在嘴里,另一只袜筒卷到袜尖处套在鸡巴上,一边吸舔带有美女空姐脚汗味的超薄丝袜,一边撸着硬的发红的鸡巴。

  美女空姐脚汗味带来的强烈刺激让他手淫不到一分钟就泄了精,而且量比平时大得多,精液透过袜尖滴到了地上,射完后闺蜜男友像干了重体力劳动似的揣着粗气,「操,真舒服。」闺蜜男友说完后拿出纸巾简单擦了下丝袜和地板上的精液,突然听到厕所开门的声音,一惊之下赶紧将丝袜扔进垃圾篓跑回了卧室,慌乱之下却没发现有只袜筒悬在垃圾篓外……

  遇到这样的事情,姚婷也不敢去找人家对质,要是闹到闺蜜知道了,这屋就没法住了,所以只好忍气吞声当做没发现,嫌恶的将这双被两个男人淫玩过的丝袜扔进垃圾篓,关灯睡觉。

  第二天一早,王茉洁男友就上班去了,王茉洁今天轮休,一直睡到自然醒才起来,不知道干些什么,就打开了某宝网的网站浏览起来,王茉洁有时会到某宝网上网购些小东西,不过今天她却是另有目的,在搜索框内打出了「超薄连裤丝袜」几个字后,在搜索出的物品页面仔细挑选起来,王茉洁空姐制服的配套丝袜航空公司会定期发放,本不用她自己买。

  根据包养协议的条款,每次徐天麟预订操穴时,自己都必须提前一天穿上超薄的连裤丝袜,除了睡觉都不准脱,这样第二天操穴时丝袜脚上才会带有浓浓的脚汗味供徐天麟淫玩助兴,但是公司发的丝袜主要是起束腿和遮掩腿部瑕疵的作用,都是10D厚度以上的丝袜,达不到超薄的要求,袜尖和脚后跟还有加厚设计,徐天麟不喜欢这样的丝袜,指定要袜尖透明无痕设计的款式,徐天麟觉得这样一来,在捧着美女空姐的丝袜脚淫玩时,在含着丝袜包裹的脚趾吸舔时,才能充分感受超薄丝袜的滑爽感又毫无阻碍的品尝美女空姐的脚汗味。

  王茉洁选中了一家店铺中的热卖产品,超薄包芯丝连裤丝袜,5D厚度,T裆和袜尖部位都是透明无痕设计,T裆不加厚无痕设计,可以让没穿内裤的下体透过丝袜将小穴毫无保留的展示出来,要操穴时用手轻轻撕破也方便,这当然是徐天麟要求的,王茉洁将肉色、咖啡色、浅灰色、黑色各选购了几条,方便随时取用。

          美女空姐王茉洁选购的丝袜咖啡色

                肉色

               第04章

  某天下午,美女空姐王茉洁正在逛街,这两天她连休,恰好前几天出差的男友也回来了,好几天没见于是约了男友晚上出来吃饭看电影,现在正在街上闲逛等着男友下班,这几天徐天麟也没打电话找她,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也许又在糟蹋哪个姑娘吧。

  今天为了跟男友约会,王茉洁特意打扮了一下自己,艳若桃花的娇美脸蛋上薄施粉黛,更显青春靓丽,一条素色印花的雪纺连衣裙衬得168的身材更显高挑,轻薄的裙子将王茉洁圆润的奶子、细细的腰肢、翘挺的臀部曲线展露无遗,修长的玉腿包裹在超薄肉色丝袜中,配上一双精致的金色细跟尖头高跟鞋,惹得路上的男人纷纷侧目,虽然那一双双充满淫欲的眼神让王茉洁反感,不过这至少是对自己一种肯定。

  脚上这双金色高跟鞋是今年生日时男友送的,自己也非常喜欢,男友说女人穿上高跟鞋后跑不快,所以要用这双高跟鞋将自己永远留在他身边,今天特意挑选这双漂亮的高跟鞋,就是穿给男友看的。一想到男友看到自己这身打扮的欣喜样,王茉洁心里甜滋滋的,好几天没见了,晚上男友应该想和自己欢好吧,想到这王茉洁感觉乳头有点胀胀的。

  正在游目四顾,一声喇叭声打断了她,转过头看见一辆银色的宾利慕尚停在自己身侧,司机位上的人正摁着喇叭,仔细一看竟然是徐天麟,徐天麟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上车,王茉洁惊惶的四顾,幸好男友不在,徐天麟又摁响了喇叭,王茉洁怕引起更多人注意只得硬着头皮上了副驾驶位。

  「怎么一个人在街上逛呢?打扮的这么漂亮,没找个男人陪吗,好多男人盯着你看呢。」徐天麟边启动车子边说着。

  「我约了男朋友吃晚饭,就快要到点了,徐总,让我下车吧。」王茉洁哀求着。

  「唔,约了男朋友吃饭啊,难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那么晚上肯定要让男朋友操穴了?」徐天麟粗鲁的说道,王茉洁无语干脆不理他。

  「小骚货,老远就看见你了,这身裙子配上这丝袜高跟真是骚劲实足,要不是今晚有个酒会必须得去,现在就把你办了,保证把你骚穴射的满满的。」,徐天麟不断用淫语挑逗着她。

  「徐总,我今晚真没时间,我男友就快来了,你让我下车吧。」王茉洁只得继续哀求。

  「行,今晚就让给你男友,但是明天下午你得过来,到时候给你电话,就穿今天这身打扮,不过嘛……」

  「不过什么?」

  「不过现在我鸡巴硬的难受,你得想办法帮我去去火。」徐天麟流氓一般的说。

  「我能有什么办法?」王茉洁无奈地说着,徐天麟想了下,将车开到一栋商业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里,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停好,拉着王茉洁来到后排座,打开了车内灯,「把你丝袜脚给我闻闻。」徐天麟一边说一边脱下裤子露出了半硬不软的鸡巴,望着眼前这个恶棍流氓一般的眼神,王茉洁知道要是不尽快让他泄精去火,自己将很难脱身,男友就快下班了,得抓紧时间。

  无奈之下,王茉洁只得脱掉脚上的金色高跟鞋,半躺在后排座椅上,将一双诱人的肉色丝袜脚伸到了徐天麟嘴边,由于穿着这双丝袜逛了一下午街,刚脱出来的丝袜脚散发着淡淡脚汗味,那微酸的气味混合着高跟鞋的皮革味,强烈刺激着徐天麟的淫欲。

  刚把这双包裹着超薄肉色丝袜的骚蹄子举到鼻端闻了一下,徐天麟的鸡巴就立刻一柱擎天了,紫黑的龟头狰狞无比,下面的卵蛋袋也胀鼓鼓的,徐天麟抓过王茉洁的手放在鸡巴上说道。「给我手淫,用手帮我撸出来,快点!」。

  王茉洁只得握住徐天麟那根黝黑的鸡巴上下撸动着,徐天麟将鼻子凑到丝袜脚尖上,深深嗅着美女空姐的脚趾缝散发出的脚汗味,并不时的吸舔一下那十根包裹在丝袜中的晶莹玉趾,这样的刺激让徐天麟鸡巴的马眼很快流出了大量分泌液,王茉洁就着这些分泌液润滑更快的撸动着手里的鸡巴,没几下徐天麟喘起了粗气,徐天麟伸出舌头在丝袜脚脚趾、脚底板、脚背几个位置来来回回舔着,口水浸湿了美女空姐的丝袜脚,亮晶晶的更显淫靡。

  一边让美女空姐为自己手淫,一边吸舔美女空姐丝袜脚带来的异样刺激,不一会徐天麟的腰身开始发硬,鸡巴开始跳动起来,王茉洁也感到徐天麟快射精了加快速度撸着手中的鸡巴,「小骚货,我要射了,把嘴伸过来接着。」徐天麟急促的说道。

  「不行!」王茉洁连男友的精液都没吞过,断然拒绝。

  「快点,听话!」

  「求你了徐总,待会我还要见我男友,不要用我嘴接吧。」王茉洁哀求道。
  「那怎么办,我可不想射到后座上到处都是。」徐天麟强忍射精的快感说,纸巾又放在前排的挎包里够不到,王茉洁急切的四顾,想着找个什么东西来接徐天麟的精液,上次在办公室让徐天麟操过后,王茉洁知道徐天麟的射精量大得惊人,一次能赶上自己男友射两次的量,如果让他就这么射精,喷的自己裙子上到处都是,哪还有脸去见男友,急切间,一低头看见地上躺着的高跟鞋。

  「没办法了,救急用吧。」王茉洁想着,赶紧拾起自己那双精致的金色细高跟鞋,递到徐天麟面前说道,「射在我鞋里吧,等会我拿纸巾擦掉就好。」,徐天麟眼睛一亮,一把抓过王茉洁那双男友送的生日礼物——金色高跟鞋。

  「操,这美鞋真漂亮,跟你一样骚,用来接精液正好。」徐天麟说着把鞋口凑到鼻端闻了闻,「嗯,味儿也挺棒。」徐天麟一边说一边将这双金色高跟鞋放到鸡巴前,将鸡巴头伸进鞋口抵在光滑的漆皮鞋底上快速撸动了几下鸡巴,一声闷哼鸡巴头马眼大开,大股大股的浓精喷射出来,徐天麟一颤一颤地握着跳动的鸡巴变换着角度,均匀的往两只高跟鞋里注入精液。

  近二十秒的泄精,徐天麟一滴不漏的,将精液射进了手里的这双金色高跟鞋里,只见两只高跟鞋尖尖的鞋头里,充满了大量浓浊的精液随着徐天麟的手荡漾着,「呼,射的好爽,你想的真周到,舔美女空姐的丝袜脚,还能把精液射进她刚脱下的鞋里,真他妈去火。」徐天麟满足的喘息着。

  「好了,我可以走了吧。」王茉洁问道。

  「嗯,走吧走吧,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王茉洁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接过徐天麟手里的高跟鞋,这双漂亮高跟鞋本来是特意穿给男友看的,现在却被别的男人拿去亵玩还往里射满了精液,王茉洁默默的打开车门将鞋里的浓稠精液倒在车外,精液的腥臭让王茉洁一阵反胃,爬到前座拿出纸巾仔细的将鞋里的精液擦干净,重新穿在了脚上,下了车急切的往电梯方向跑去,她还要去赴男友的约会呢,可不能让男友等急了。

        美女空姐王茉洁的连衣裙、丝袜、高跟鞋

               第05章

  第二天上午,王茉洁睁开眼时已经快要10点了,今天是她连休的第二天,舒服的睡了个饱,男友早就起床上班去了,回想起昨晚和男友的癫狂,王茉洁脸上泛起一阵红晕。由于被徐天麟拉到车里一阵亵玩淫弄,王茉洁赶到约会地点时男友已经等了好一会了。

  男友看到自己这身打扮果然欣喜无比,吃饭时男友一个劲的夸自己漂亮,眼珠子也不时的偷瞄自己裹着丝袜的长腿,这一切都让王茉洁窃喜不已,在看电影时,男友搂着自己的手极不安分,不时的在自己的丝袜腿上抚摸着,间或偷偷隔着衣服揉捏自己的胸部,弄得王茉洁自己也意乱情迷的,电影还没看完,就和男友急匆匆的离场回家了。

  刚进家门,男友就急吼吼的把自己按倒在床上扒起了衣服,「亲爱的,先洗个澡吧!」王茉洁在男友面前时刻保持着矜持的摸样,「宝贝儿,好几天没见你了,我忍不住了,我们先做吧!」男友嘴里说着,手上却不停顿,几下扒光了王茉洁的衣裙,只留一条肉色丝袜还挂在右小腿上,男友将鸡巴顶在穴口上,吱溜一声就将鸡巴插进了王茉洁的嫩穴,然后搂着王茉洁的娇躯卖力的抽送起来。
  王茉洁这才想起男友忘了带套,不过想到明天自己要送上门让徐天麟那个老流氓肆意淫弄,也就默许了男友的行为,徐天麟可不会怜惜自己,肯定又要将大量精液直接射进自己体内,可不能只便宜那个老流氓,委屈了自己男友。

  王茉洁也早已情动,男友感觉到王茉洁的小穴湿滑异常,鸡巴裹在嫩穴中舒畅无比,刚伏在女友身上抽送了没几分钟,男友就感觉腰眼一酸要射精了,王茉洁敏感的感觉到男友腰身发硬,有射精的迹象,刚想让男友抽出鸡巴来稳一下精关,就感觉小穴中的鸡巴一阵狂跳,男友一声闷哼就伏在自己身上不动了。
  「对不起,宝贝儿,好几天没见,太想你了,忍不住就射了,这几天在外面手枪都没有打,就等着回来给你。」男友讪笑着道歉。

  「嘁,说的这么好听,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王茉洁嘴上说着,心里却好受了许多,男友射的这么快多半是憋了好几天的。

  「真的宝贝儿,我对天发誓,等我休息会,我肯定能在来一次。」男友急切的辩解着,王茉洁望着男友软下去的鸡巴,冒出一个想法。

  「要不要我用嘴帮你弄起来?」王茉洁问道。

  「什么?」男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要就算了。」王茉洁扭过头去。

  「要要,当然要,宝贝儿,没想到你肯为我……我太高兴了!」男友异常兴奋,在男友眼里,王茉洁是一个文静优雅又害羞的女孩,别说口交了,做爱时连大灯都不让开,只准开床头昏暗的小灯,今天约会时女友特意打扮得如此漂亮就让自己开心不已,吃饭时周围男人艳羡的目光大大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现在女友竟然愿意为自己口交来取悦自己,哪个男人能忍得住。

  王茉洁红晕着脸将男友的鸡巴慢慢含进嘴里,轻轻吸吮着,生疏的口技却让男友舒爽无比,看着如此漂亮的女友含着自己鸡巴吸吮,男友的鸡巴破天荒的在射精后迅速的再次硬了起来,接着就是第二次肉搏战……这一次男友坚持了近半小时才射,让王茉洁深深体验了一把高潮的滋味。

  刚吃过午饭,王茉洁就接到了徐天麟的电话,让她打车到某个商业大厦,大厦的地下停车场有专车接她去徐天麟的别墅,王茉洁简单打扮了下,穿上昨天那套装扮,连衣裙、超薄肉色丝袜、金色高跟鞋,只是少了一样,王茉洁没有穿内裤,这是电话里徐天麟吩咐的,为了方便他操穴。

  丝袜仍然是昨天那条没洗,王茉洁知道徐天麟喜欢闻女人丝袜脚上的味道,味越浓他越兴奋,而且根据包养协议,她也必须穿着超过1天以上的丝袜来供徐天麟淫弄。仍然是昨天那个迷倒众人的美女空姐,连出租车司机也不时的透过后视镜偷看自己,只是不同的是,昨天打扮的这么漂亮是为了和男友约会,今天却是送上门去给一个老流氓亵玩淫弄,想到这王茉洁无奈的摇摇头。

  半个多小时后,徐天麟的秘书开车将王茉洁送到了徐天麟位于市郊富人区的别墅,这里环境很清幽,治安也非常好,很多富人权贵都在这里有房产,当然,肯定不是拿给原配老婆住的,时常有靓丽女子开着豪车从这里进出。

  说起徐天麟这位漂亮的秘书也是一件怪事,这秘书叫王艳,28岁,人如其名,外貌艳丽无比,虽然比不上王茉洁这样的绝色空姐,比起姚婷却还要漂亮几分。

  当年王艳这小姑娘刚从学校毕业,进徐天麟的公司还不到一年,就被徐天麟盯上,提拔到身边做了助理,对外称内务秘书,却不负责协助徐天麟工作上的事情,公司里人人都清楚这个所谓「内务秘书」,实质到底是干啥,却没人多一句嘴。

  一方面是事不关己,另一方面则是徐天麟的威严,徐天麟很喜爱这小姑娘,最初有时一个多星期,王艳上班没穿过内裤,因为徐天麟只要兴致来了就把王艳拉到办公室,撕开私处的丝袜,摁在桌上就操,一天操两三次,内裤穿着麻烦。
  5、6年过去了,徐天麟玩腻了多少女人自己都记不清了,偏偏王艳一直留在他身边,现年28岁的王艳,小穴早就被操的松松的,徐天麟现在也不怎么操她了,可是不管上哪儿、不管办什么事都将她带在身边,极为信任。

  王艳也不知怎么想的,心甘情愿待在徐天麟身边,徐天麟想玩女人时,王艳忙前忙后负责接送,徐天麟摁着身下的女孩「呼哧呼哧」操穴时,王艳就在一旁帮着录影。也许玩女人这事交给男助手去做让徐天麟不放心,所以需要一个这样得心应手的女助手。

             徐天麟的秘书王艳

  下车时,秘书王艳拿出一颗胶囊和一瓶水,说那是特效催情药,让自己服下那颗胶囊再进去,王茉洁知道这是那个老流氓的嗜好,只得硬着头皮服下胶囊,秘书王艳领着王茉洁进入徐天麟宽敞的别墅,嘱咐她不用脱掉高跟鞋,徐天麟在二楼主卧室等她,然后就退了出去。王茉洁心想肯定是徐天麟那老流氓这么要求的,就想让自己穿着昨天那一身供他淫弄。

  这片别墅区的开发,创生资本也是投资方之一,所以徐天麟拥有这个别墅区里环境最好最安静一栋别墅,因此这里也成了徐天麟的一个淫乐场所。王茉洁来到二楼主卧室门口,门没锁,王茉洁深吸了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哈哈,小洁,你终于来了,想死我了,把门关上快过来。」,超过50坪的主卧室中央,一张宽大的床上,徐天麟赤裸着上身,腰间仅围着一条浴巾,拿着一杯红酒靠在床头,两眼放光的对着王茉洁说着。

  在床对面的墙壁上,一台三星专利的65寸曲面液晶电视上正播放着什么,传出些撞击声和女孩子的呻吟声,王茉洁关上门后向卧床走去,高跟鞋有节奏的敲击着地板发出,「咯……咯……」的声音。

  王茉洁走到床前终于看清楚电视上播放的是什么,只见画面中,5,6个脑满肠肥、身材臃肿的赤裸男人正围着两个皮肤白皙、身材苗条的女孩轮干着,两个女孩看起来年龄都不大,留着同样披肩的长发,全身赤裸着,只有下身穿着同样的肉色丝袜,和白色尖头高跟鞋,两女孩跪趴在床沿,翘着屁股,私处部位的丝袜被撕开,两个全身赤裸的男人分别从后面搂着两个女孩的腰肢,胯间顶着女孩的屁股,「啪……啪……」有节奏的撞击着。

  两个女孩的丝袜翘臀被撞起一层层臀浪,一个女孩左脚的白色高跟鞋因猛烈的撞击脱落了下来,露出了一只小巧的丝袜脚,被肉色丝袜包裹的玉足紧绷着足弓,随着身后男人的撞击一下一下颤动着。

  另有两个男人跪坐女孩前面的床上,一边抓着女孩胸前的两颗奶子揉捏着,一边将鸡巴塞进女孩的嘴里,让女孩吸吮着,使得两个女孩只能发出含糊的呜咽声,镜头固定在女孩后面,因此看不到女孩长相,每个男人都带着一个面具也看不到面貌,几个男人还不时交流着,说的是中文。

  徐天麟放下酒杯,将王茉洁抱到床上,一边闻着王茉洁的秀发一边说,「真想死我了,昨晚酒会后他们叫我去按摩我都没去,就留着精力等着今天干你呢,哈哈。」连想到昨晚男友也说为了留着回来干自己,连手枪都没打,王茉洁不知道该为自己的魅力高兴还是悲哀。

  这时电视里一个男人突然说了声,「射喽!」另一个男人说,「来,换我操了!」,王茉洁转过头,看到右边那个从后面干女孩的男人,胯间紧紧顶着女孩屁股一颤一颤的射精,然后恋恋不舍的抽出软掉的鸡巴,退到一旁休息,前面那个男人立刻从女孩嘴里抽出鸡巴来到女孩后面,扶着女孩屁股将鸡巴插进了女孩的小穴抽送起来。

  另外又有一个男人立刻填补了女孩前面的空缺,这时摄像头也跟着来到女孩前面,拍到女孩脸的那一刻,王茉洁觉得有点熟悉,仔细一看顿时大惊,「这不是3年前,内陆轰动一时的艺人不雅事件中那对双胞胎姐妹花吗?」王茉洁惊疑的想到,「但是记得当时流出的只有开苞和打胎的视频啊,这段视频是怎么一回事?徐天麟怎么会有?」王茉洁满脑子疑问。

  徐天麟注意到王茉洁的表情,看了眼电视说,「哦,这对姐妹花你应该认识吧,当年在娱乐圈可是很火的啊,清纯玉女、双子星小天后。」

  王茉洁当然知道,那时她还在大学读书,这对姐妹花当年窜起的很快,两年时间从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各种广告、电影、音乐专辑火的一塌糊涂,又兼之才19岁,青春靓丽,是无数纯情小男生的梦中情人,自己男友当年也是铁粉之一。

  不过紧接着就传出了不雅视频,当时还是纯情学生的自己根本不相信,直到男友将下载来的开苞和打胎视频拿给自己看,自己才惊觉,原来这个世界根本不是自己所看到摸样,所谓的清纯玉女只不过是被人捧出来的,无论多么美丽不可方物的女人都要打开腿让男人操,琼瑶阿姨的名言,「婚姻就是长期卖淫。」真不是骗人的。

  良家女子和妓女的区别,只在于卖给一个人还是卖给多个人,也就是在那一刻,王茉洁醒悟到,漂亮的女人可以凭借这优势活的比别人更好,只看自己想不想做,不过,看到男友目不转睛的盯着视频中的高清处女膜写真时,自己还是气的一星期没理他。

  徐天麟一边抚摸着王茉洁的丝袜玉腿,一边说,「这对姐妹花,当年被我包养了,就是在这张床上被我开的苞,的确是极品,我玩的爱不释手,也让手下的娱乐公司把她们捧得高高的,谁知道这两姐妹花不知足,居然收了别人的钱想出卖我,哼!我要是随随便便就让两个女人整倒了,我还能在商海中屹立这么多年吗。」

  「这两姐妹花被我找人绑到了东南亚的一处宅子,我叫来了几个老朋友轮奸了她们半个月,那半个月她们身上的精液就没干过,后来就被干怀孕了,也不知道怀的谁的种,被我带到一地下医院强迫打胎,还拍下了视频发到网上让她们永远也没法做人,最后被我卖到南美做了性奴,现在死了没有也不知道,这就是出卖我的下场!」

  王茉洁听得心惊肉跳,她只知道不雅视频后,这对姐妹花就销声匿迹了,此后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想到后面还有这么恐怖的遭遇,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然是眼前这个搂着自己的老流氓,看来还不止是老流氓,而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

  徐天麟看着电视中的画面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查出出卖自己的人竟然是身边视若珍宝的那对姐妹花后,自己气的浑身发抖,立刻找人将这对姐妹花秘密绑架了起来,通过海路送到了东南亚自己的一处私宅,并挨个打电话叫来了几个老朋友,自己发誓要彻底凌辱这两姐妹,让她们后悔到这世上做人。

  这几个老朋友有几个是生意上合作了多年的老伙伴,有几个是银监会、证监会的头头脑脑,经常接受自己的性贿赂,几个老朋友也时常一起玩女人,关系过硬,当那几个老朋友来到私宅,看到这对浑身赤裸,只穿着肉色丝袜和白色尖头高跟鞋,嘴里塞着她们自己内裤的双胞胎姐妹花时,一个个眼里都发出了淫光。
  「呦!这不是常在广告上露脸的那对姐妹花吗,这阵子火的很啊,怎么在徐总你手里?」一个男人惊讶地说着。

  「哈哈,我说呢,当初这对姐妹花刚出名时,我就想包养来玩玩,可是多方打听都没有门路,好像背后有神秘人士在罩着,想不到原来是你徐老总的私藏品啊。」另一个男人揶揄的说道。

  「哈哈,老徐,你可不厚道啊,这么极品的姐妹花,一个人玩了这么久,也不给我们几个透点风声,真不够朋友。」一个叼着雪茄的男人说道。

  「我说老薛,你还说我呢,当初演那个什么树之恋的那小姑娘,名字挺秀气的,叫什么雨来着?你不是也操了大半年才让我们知道吗,要不是老郑撞见你开车载那小姑娘出去,你不还瞒着我们呢?你不也是好东西藏着掖着的?」徐天麟回击道。

  「你们俩有闲心到外面慢慢扯去,来我们几个先动手,别理他们。」一个头发花白的半老头说道。

  「唉,不行,老规矩,抽签定顺序。」

  「对,抽签决定,谁也别抢先。」众人附和着。

  不一会几人抽好签,戴上面具围到两个女孩身前,两女孩泪眼汪汪,眼里充满着惶恐,却因为嘴巴被自己内裤堵着,只能发出含糊的呜咽声,徐天麟拿出一台高清摄像机,他们几个人一起玩女人时都会拿摄像机出来,一边干一边拍,作为珍藏,也作为捆绑每个人的纽带,两个抽到头两签的男人走到两女孩身后,将他们扶起来并排跪在床沿。

  「老规矩,两人一轮,先射的那个今晚出钱请另一个吃饭。」一男人说道,「好,没问题!」

  「老董,那你惨啦,每次都要你请,我都不好意思了。」

  「干,老子今天一定比你射的慢。」先前头发花白的半老头说道,「哈哈,那我倒要睁大眼看看。」另有两个男人爬上床,来到两女孩前面,取下女孩嘴里的内裤,两女孩立刻哭出声来。

  「不准哭!这几天好好伺候我这几位老朋友,伺候舒服了我就放了你们,否则的话,给你们打毒针后卖到非洲去,听见了吗?」徐天麟恶狠狠的说道,两姐妹立刻吓得噤声了。

  「小妹妹别怕,乖乖把叔叔们伺候舒服了就放你们回去,听话啊乖,来,含着我鸡巴。」前面一男人说着。

  两姐妹抽泣着,将身前男人耸拉着的黝黑鸡巴含进嘴里吸吮,前面两男人则各自抓着两女孩的奶子揉捏起来,一女孩身后的男人一边轻轻拍打着女孩被丝袜包裹的臀部一边说,「嗯,弹性蛮不错的,看来没少被你老徐从后面撞。」
  另一男人取下女孩一只脚上的白色高跟鞋,将鞋口举到鼻端嗅着,「嗯,这双骚蹄子,味挺棒啊,光这双丝袜脚就够老子玩一晚上了。」说着,将手里握着的鸡巴,凑到女孩裹着肉色丝袜、小巧秀气的脚底板上摩擦着,女孩因为痒而不停的躲避着。

  「哈哈,好玩。」男人将鸡巴在丝袜脚上摩擦了一会,鸡巴就硬了起来,将高跟鞋穿回女孩脚上,「呲啦……」一声,男人撕破了女孩裆部的丝袜,将女孩娇嫩的小穴掰开来仔细看着,另一男人也不甘示弱撕破身前女孩裆部的丝袜,掰开小穴将手指伸进去探索着。

  「嗯,穴口有点大,阴唇稍微有点黑,看来没少被你老徐灌溉啊。」先前的男人说道。

  「不过穴里面还是蛮紧的,操起来应该还舒服,毕竟是年轻嘛,不像有的女人,看着穴口小,进去后就是个茶壶啊。」另一个将手指探入小穴的男人说道。
  两男人在两个女孩小穴探究一阵,直起身来,将硬挺的鸡巴抵到穴口上,吱溜一声,两男人同时尽根没入两姐妹小穴深处……不一会,房间内就想起了有节奏的,「啪……啪……」撞击声和两女孩含糊的呻吟声,也就是王茉洁刚进门看到的电视上那一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clt2014 金币 +2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clt2014 金币 +2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