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郝叔之-虐恋残阳】(16-17)作者:西门二官人
字数:5550


  16动手。

  我驾驶自己的那辆大切诺基SUV在去天心大酒店的路上,跟普大红约了地,走进大堂沿大堂侧面楼梯上了2楼咖啡休闲厅,大红已经先到,我对服务员要了杯蓝山咖啡坐下,与大红简单寒暄了下,直接跟他提出要几个脑袋机灵的兄弟帮忙查个人费用尽管说,普大红点头;当然没有问题,只说什么时候要人,我拿出手机发了张像片给大红的手机上,再从包里拿了张白纸写了百余字递给他,大红接过看了看,点了点头对我说,等我消息吧,接下来我们小坐了一会后我先离开。
  驱车回到老屋家里泡了杯毛尖茶慢慢品用,不错前晚跟岳母勾通听了她叙说受害的过程。

  我心情的愤怒可想而知,但我知道,这样没有用,唯一的办法就是抓到郝江化父子和母亲及白颖才能解决所有问题,是以当岳母叙说完受害的过程后我待她情绪稳定了,才问岳母现在什么心情,还需不需要报仇,当时岳母情绪很复杂,看着我说;小京,报仇妈无时无刻在想,我恨不能亲手杀了这几个狗男女,可是它们拍了我很多那样的照片视频,我。。我。。,岳母一幅顾虑重重的样子,看着岳母的眼睛,我明白她顾虑的是什么。

  我安慰道;妈,你不必顾虑那些把柄,我有计划,只要抓到郝江化父子和那俩个恶妇,一切都迎刃而解,但是要抓他她们,京儿需要妈配合一下。

  岳母迷茫着眼睛问我;小京你想妈怎么配合?。

  我笑了笑,伸手扶住道岳母两肩看着她说出了我的计划。

  听了我的计划后,岳母迷茫着的眼睛顿时闪亮起来,抬头看着我,用力点点头说;妈配合你。

  咱俩合计了一夜,第二天把一个装着液体的宗色瓶子交给岳母带回去,按计划,如果郝江化回到别墅,岳母就给我发短信通知我准备好,我应当即时赶去别墅外等,待岳母再次短信或者电话,我就进屋搬人,计划说起来并不复杂其实很简单,就是岳母下药我进屋搬走人,这事我认为没有必要让大红那边叫兄弟出手,只想自己悄悄搞掂不想声张,也为以后收尾考虑。

  现在就静静等岳母消息了,昨天去了养殖场一趟把守门的中年人农民辞了,多算了1个月工钱给他,收回大门钥匙。。。现在一边上着电脑搜着网络上国际上干细胞组织器官再造技术的各国最新进展消息,一边盯着手机看有没有岳母短信出现。

  漫长熬人的一天很快就过去,我也在沙发上睡了一觉直到中午才起来简单弄了点吃的后,按在日本时的锻炼方式边锻炼身体边继续等岳母消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黄昏18:40分。。。我急忙快速收拾东西,驱车奔赴别墅小区,进小区大门刷了进门卡,我原来就住在这里,自然有进门卡。

  把车在距离我住的别墅的另外一栋别墅旁找了个停车位停下,静等。

  看了下时间19:51,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心也跟着起伏不定,多年的仇恨今日彻底要解决了,激动里却包含着无尽的心痛和郁闷。。。。

  20:01分电话响了两下就停了,我知道岳母得手了。

  把车打火开动停在我自己家的家门口停下车走进家。

  客厅里只有三个人,岳母董佳惠母亲李萱诗老狗郝江化,只是现在母亲李萱诗睡到在沙发上,老狗郝江化却爬在母亲旁边,岳母见我进来,两上笑容灿烂,小京,紧张死我了,不过幸不侮命,任务完成一半,今天就只有你妈和郝贼来,郝小天和小颖没来比较让人失望。

  我摆摆手说;没事,先把这俩弄走,回头再想办法把郝小天俩人抓住。
  说着我上前把郝贼托起抗在肩上几个大步回到车前,拉靠车门把郝贼放在车后坐上,回头又把母亲李萱诗依样画葫芦弄到后坐摆好。

  转过头来对岳母说:妈,还得继续劳你在守株待兔。

  等待白颖出现,要抓住郝小天必须要抓住白颖才能抓到他,李萱诗这里我想办法翘开她的嘴,别墅这里你盯着,白颖要是出现就想今天一样,通知我。
  说完转过身准备上车的左京想了想,又转过身来看了看岳母,然后拉住岳母深深拥抱了着,董佳惠也反手抱住左京眼睛里饱含眼泪,久久左京才放开岳母,帮岳母檫了檫眼泪,说;妈再忍几天,一切都会完美解决,到时京儿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呢,再忍忍好吗,就几天了,董佳惠含着眼泪点点头说;妈省得,你快去先处理他她们俩吧。

  在夜晚色的掩护下,很快,我就把母亲李萱诗及郝江化,带到了地下仓库里用无名指粗的铁链铐子,铐住郝江化双手双脚吊在钢架上,又用麻绳分别捆住他两胳膊,检查了下结实度,我基本放心了,接着把母亲李萱诗衣服脱光,用麻绳捆从脖子后绕向胸口打结再从前面分开绕向后面打结,如此作为勒成菱形绳扣,再把双手拉到后面在背后摆成手掌朝上对立,用麻绳从双腕绕行几圈在双腕中间打结,再拉绳固定在后背上,又另外用麻绳把母亲李萱诗的双腿及小腿绕行打节捆起,让母亲李萱诗只能跪在地面面对着灵堂父亲及岳父遗像,从旁边小茶几上拿了两个球状口枷一个给母亲李萱诗戴上,一个给郝江化戴上,又从旁边扯过两根2米竹杆横穿过母亲李萱诗的双脚脚腕,用麻绳分别捆住两脚腕绳头拉起,另外一根竹杆则横穿背部与束起的头发绑在一起,再上下竹杆用麻绳穿过身体的麻绳交插打结拉起来固定好,再拉一根绳子一头捆在后背打结,一头穿过头屋顶钢架捆好固定,这样母亲只能一个跪地姿势,连头都没发低下,没有办法移动身体,否则拉动头发会产生剧痛,这样母亲李萱诗就只能赤裸跪地抬着头看着灵堂上面的父亲及岳父的遗像,身体及头部就只能轻微晃动不能剧烈摆动使力。

  看着捆好的作品扯了扯绳子结实情况,满意的拉了张椅子坐好,点支烟抽起来,边抽烟边想了想,起身在灵堂供桌下拉出来个大纸箱,从纸箱里取出一摞摞冥纸冥钱堆在火盆旁凳子上,有从带来的塑料袋里拿出一堆水果把灵堂案几上的水果更换了,现在仓库除了白蜡烛光火及屋顶一盏带灯瓦罩的红灯外,四周都是黑色的黑布包围着,整个仓库里现在给人的就是一幅阴森森恐怖的感觉,看着布置的效果,我很满意的笑了起来,要得就是这样的感觉。

  叼着烟,从桌上纸袋拿出来毛笔和油墨,拿起笔沾了沾墨,在母亲李萱诗双乳上分别写上淫与妇,脑门上写上无耻两字,下腹部写上下贱两字,屁股两臀写上恶与毒两字,做完这一切,我欣赏了下,点了点头,不错,正是我早想好的过程,只是一会后我心里有个声音在不断谴责自己的良心。

  闭上眼睛我告诉自己,那个女人和自己没有关系,她只是长的和母亲一样,灵魂根本就不是母亲,我深深呼吸了几口空气,平定调整了心态,才走出仓库,下一步,我得去狗寨付钱牵几只狼狗回来。

  17惩罚。

  狗寨,这其实是一个养狗基地,位余长沙城郊25公里,主营各类国内外世界名犬,经营规模甚大,这个地方还是大红给我推荐的,我驱车缓缓进入基地大门,一路上各种铁笼中名犬猛犬成群,犬吠成片不绝悦耳,经过一段路,车停止于一栋五层写字楼样的大楼下,一个五十左右的男子与一个三十多长象一般的胖女人,早已在楼下水池盘等候,男的看来应该是电话预约中哪个叫谢志龙的犬场老板了吧。

  下车与犬场主谢志龙两人握手客气问候寒暄,宾随主便进了二楼一间会客室,稍坐片刻几翻客气,话题入主我表明来意想购买两三只成年狼犬,不需要名贵的,普通狼狗就可以,主要用与守门防贼之用只需要凶猛一点就好,听我说完。
  老板似乎稍有失望,但不愧是经商业老手,这样的表情只是在脸上稍闪既逝,马上就换成满脸的笑容。

  犬场老板谢志龙掂了掂手里香烟,考虑了下对我说:左老板快人块语,又是朋友介绍过来的,三只经过简训的昆明犬。

  7000块钱,说完看着我自顾吸在烟。

  我稍作考虑,说:普通昆明狼犬嘛没有这么高的价格,但是简训过嘛可以稍高一点,这样吧两只3500元,实价,谢老板应该很满意吧!。

  谢志龙笑了笑,兄弟这价格低了点了,两只嘛4500。

  物品摇了摇头,抬起茶几桌上的茶抿了一小口,放抬头看着犬场老板说:市价我也清楚,大家就不要纠缠价格了,3600我的底线,行我拿两只,不行咱们生意不成友情在,说着还欲准备起身要走的样子。

  谢志龙哈哈哈大笑起来,左兄可真不愧是做生意的高手,这样吧,4200你看如何?。

  我微笑着看了他一眼,笑着从沙发站起来,供手道:那就只有抱歉了,这价格兄弟无法接受,看来只能以后有机会咱们再合作了。

  说完转身就走,谢志龙在后面:老弟留步。。呵呵!好吧,你这个朋友我交了,就3600售两只给兄弟,只是以后有犬只需要,要预先考虑咱们的友情喔?。
  我回头笑着回道:当然。。。

  之后在犬场老板谢志龙的带领下,我们去昆明狼犬犬笼挑狗,现在了两只成年犬,经过谢老板指点,接过饲养员递来的两盆动物内脏够粮,亲自由我喂这两只昆明狼犬,这是要培养犬只与我的感情,喂完后由我牵狗在基地内溜了几圈,与两只狼犬做了些互动游戏,几个小时间过去。

  在谢老板的指点下,两只狗基本接受了我的主人指令。

  告别谢志龙,把两只大狗牵上我的SUV,驱车离开狗寨基地回返我的养殖场。

  回程中收到快递电话,我有快递送到,地址在父母住的老屋,要我去签收,一番折腾收件后转道再去宠物店买了一大箱狗粮,才开车回养殖场,在自己的养殖场停好车,那出快递包拆开,去出一个面具看了看,不错,这是一个硅胶人皮面具,几天前在网上订购的,面像是以父亲生前的像片为样,我的脸形尺寸为模做的,做的很不错,维妙维俏非常逼真。

  在车门旁对着倒车镜,把面具戴好整理了下松紧不平整的地方,然后把狗粮扛起,牵着两只大狗走回地下仓库。

  这个时间点。

  郝老狗和那毒妇应该药效过了醒过来了吧!边走我边想,醒过来看到自己现在的处身之地,不知道这两畜生会什么表情,呵呵!。

  我嘴角向右上翘,眼睛里露着残忍的笑容,这么多年了,你们当年种下恶因,今天开始我会让你们一一尝尝恶果偿还的味道。

  到了仓库所在,推开地面大铁门向地下走了二十多级台阶取出钥匙打开仓库大门,仓库里光线昏暗不明,落地黑幕布帘垂落围绕,牵着两只大狼狗走进灵堂,扫了眼挂在钢架上的郝江化,见他大睁双眼眼睛里泛着恐惧情绪的看着我,我不禁冷笑连连。

  把两只大狼对着钢架上的郝江化不断疵牙裂嘴犬吠吼叫,我把狗牵到旁边独立固定的一根钢架边把狗链栓好,走近灵堂在供桌上取了香点燃。

  跪蒲团上三叩首,起身插入香炉,回过头抓了沓冥纸冥钱在火盆里烧起。。。。
  片刻后,我偏头看向在灵桌前面被绑着跪了一天的那个疑似母亲李萱诗的恶毒女人,恶毒女人用惊恐万分的表情瞪眼看着我,一会又看向灵像,我冷笑着起身走到旁边的茶几,拿起一根皮鞭抖了抖,转身走向另外一边吊起老的郝江化,走近挥了挥鞭子,用力狠狠抽向郝江化的身体,啪一声响及一声闷声惨叫后,郝江化的赤裸暗黄色的身体上出现一条血红色的皮贬印,再挥又是一条。

  很快,在我发红的眼睛注视着用力的挥物皮鞭的鞭苔的下,郝江化的身体皮肤基本是布满了血色印记鞭痕闷声惨叫声不绝,鞭刑下的郝江化满头大汗脸上也是血色鞭痕几道,只是口里塞着口塞无发说话,只能垂头瞪着眼睛看着我,里面流露着惊恐与恶毒的眼神。

  扔了鞭子,我拉张椅子坐在旁边点起来香烟边休息边欣赏着郝江化身体上的鞭痕。

  休息了一会我从大门口提来了几大桶矿泉水,又抱着台水机放好桶矿泉水桶插上电,几分钟后自己给自己泡了杯茶放好,走向面对灵像跪在地上的恶毒女人,静静的看了半饷这个女人,心里各中滋味齐涌上心头,面对着这个女人从小到大的成长记忆一幕一幕不断的浮现脑中,从这个疑似母亲李萱诗的恶毒女人的流着眼泪的眼睛里,我看到惊恐,后悔,无助。。。。

  但事到今日,那些悔意有用么,我走向两边的落地黑幕缓缓拉开,两边黑幕后面竟然是两面宽达5米高3米的落地大镜子,镜子中阴暗的画面正倒印着仓库里正在发生的诡异场面。

  整个仓库了里除了一种大力的喘息及闷声哭泣和水机发出烧水的声音外,根本没有其它声音存在,诡异充满着压迫着仓库的空间范围,疑似李萱诗的恶毒女人眼里满满的悔恨,无法哭出声音的嘴里,喉咙发出唿噜唿噜的异响。

  眼睛紧随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的面孔移动,可以看出,在她眼睛里,似在回忆以往,又似在对应现在,一切的一切,似乎都不应该这样对应才对,可是事实上她一动不能动,她思维有点错乱,几疑身在梦中,可身体被捆麻疼的感觉却在提醒,现在是现实。

  我没有理会这个恶毒女人现在是什么想法,也不用去体会,因为我需要的很简单,就是发泄心中这么多年聚垒的仇恨,需要统统发泄出来,不然我会逼疯自己。

  捡起地上的皮鞭,在空中挥舞了个花式,用力狠狠抽在恶毒女人赤裸洁白的背上,摁。。。闷促的惨嚎自恶毒女人的喉咙发出,她嘴里的口塞球起到了很好的阻声作用。

  啪。摁。。啪。摁。啪。摁。。。我根本不想说话,因为没有什么可说的,我只能用手里的皮鞭来证明,喧泄我心中压抑已久的怒火,大腿,手臂,肩膀,后背,血痕一道道,红肿火辣剧痛交替刺激着这具娇嫩成熟的肉体。。。。
  看着眼睛前熟悉的赤裸的女人被打的有红又肿混身体无完肤,我阴笑着瘪了瘪嘴,不屑的想到,这就是你放贱成为毒蛇追求的结果吗?哼,游戏才刚刚开始我们有的是时间玩。

  迈着方步我走到郝江化这边,侧着头斜眼瞄着他的情况,见他喘大气的趋势缓解了,呵呵,我知道他应该适应了不少疼痛,盯着他的眼睛,可以看出他眼睛神里流露出对我脸上这个面具原主人的轻藐,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如果让他说话,他会说些什么,是以,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过让郝江化可以说话,他现在唯一能享受的就是各种各样我为他准备好的酷刑,说话的没有必要!。

  转身回到椅子坐下慢慢喝着普洱新茶,一只手从差几上一个塑料袋里抓出几个纸包把纸包里的东西倒茶几上,一个是食盐,一个是辣椒,另外从袋里拿出来的还有瓶香油。

  不错,我得给郝老狗加点佐料,我把鞭子同香油淋过然后放在食盐和辣椒里滚过,嘿嘿……黑嘿……痛并快乐着吧郝老狗,我会把你鞭成阉肉的。

  又从袋子里取出一个小瓶子,旋开盖子倒出几十牧缝棉被子用的长针,再从袋子里拿出来一把尖嘴钳和两支针筒和几牧针头还有几个标有青霉素的药盒。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